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Gif final file
Cctime 600x100px
001 (1) 2
1800px x h300px
Lifujidian 2

健康医识 | 细菌是伪装的祝福

副刊
记者:
郑联语
2022年1月03日 15:41

一项在本千禧年展开的新科学,不断出现令人振奋的发现和进展。它让许多旧信仰被推翻,变成了谬论和神话。这就像50年前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和其他太空人登上月球,把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变成了一项“已完成的任务”。而在生物学领域,类似重大突破性发现,正在改变我们的想法。

我们曾经坚定但错误地认为:“所有细菌都是有害和肮脏的。它们会导致疾病。因此,我们一直试图消灭所有细菌。”

这些都是受人尊敬的老师在过去教导我们的。无论老师当时说什么,通常都会被当成是福音真理。今天,来自世界各地的微生物学家将证明,我们长期持有“所有细菌都是有害和肮脏”的观念,是完全错误的。

一般人所说的细菌,是诸如病毒、细菌、酵母菌和真菌的微生物,当它们存在于我们人体时,便被统称为微生物群(microbiomes)。把它们组合在一起,就构成了100万亿个细胞。我们人体器官的细胞总数(约7至10万亿个细胞),要比我们体内或身上的微生物细胞数量少了10倍。由此可见,我们自身的人体细胞,远低于微生物。因此,我们是由90%的微生物和10%的人类细胞组成!

幸运的是,在我们体内和身上的有益细菌,要比有害细菌多出许多。据估计,目前已知85%的微生物是有益健康的细菌。这些微生物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如果体内少了它们,人类物种将会灭亡。

众所周知,大量的细菌存在于兔子、乳牛和其他草食动物的大盲肠中,帮助它们消化吃下的植物纤维素。经过数百万年的分阶段进化过程,人类由草食动物进化成为杂食性智人,而盲肠也进化为发育不全的萎缩残留物,即结肠中一个称为阑尾的多余手指状突起物。它经常会受到感染,并需要通过手术切除。尽管如此,人体大肠(结肠)中大量存在的微生物群,发挥了多种有用功能,如消化食物、微量营养素代谢、化解毒素和对抗有害和致病的微生物。

2000年,来自6个国家20个机构的科学家,用了近3年时间和30亿美元预算,绘制出整个人类基因,以让我们能够了解人类的本质和疾病。通过这项人类基因组计划,科学家总共发现了2万4000个基因,这些基因被认为是人类遗传学的蓝图。然而,这一概念在不久后被推翻,因为人们认识到,构成人类基因组的2万4000个基因,只占决定人类本质和如何运作的全部基因蓝图的1%。另外99%的基因是来自我们体内和身上的微生物群。

你可知道,存在于我们肠道中的细菌类型,可能决定我们的肥胖或苗条程度吗?研究人员最近发现了两种“苗条”细菌,即Akkermansia muciniphillia和Christensella minuta,它们与苗条密切相关。这些细菌存在于苗条者的肠道中,阻止他们体重增加。这些肠道细菌帮助我们调节新陈代谢,控制各种营养素的吸收,甚至控制我们的体重。对小鼠的进一步实验证实,通过肥小鼠的粪便将细菌转移到瘦小鼠,能让瘦小鼠变胖,反之亦然。

研究人员还指出,已发现正常肠道微生物组的紊乱与2型糖尿病(T2D)有关。过去半个世纪以以来肠道微生物组与T2D发病率快速增长之间的关系,是近年来受到研究人员关注和探索的一个课题。他们发现,我们是否患上T2D,可能与我们肠道中存在的细菌类型有关。在T2D患者体内,一组称为厚壁菌和梭状芽孢杆菌的细菌水平降低。

T2D和肥胖是导致心脏病发作或中风的主要因素,且死亡率都很高。我们肠道中存在的细菌类型不仅与T2D和肥胖有关,而且对形成动脉粥样硬化也有直接作用,导致向心脏和大脑供应血液的动脉变窄。因此,在我们的肠道中存在有益微生物组群,能帮助我们降低心脏病发作或中风的风险,同时也直接影响维持生命的重要器官动脉变窄。

最近,人们发现肠道微生物组及其代谢物的紊乱与高血压有关。心脏衰竭也与特定的肠道微生物种类有关,如大肠杆菌、肺炎克雷伯菌和绿色链球菌的增加。一项研究表明,出现中风和短暂性脑缺血发作症状患者的肠道微生物组出现紊乱,从而导致能致病的细菌增加,如肠杆菌、巨球形杆菌、Oscillibacter和脱硫弧菌。

肠道微生物群也可能显著改变血脂成分,从而导致心脏动脉狭窄或闭塞。例如,厚壁菌属(如reuteri乳杆菌)与好胆固醇(HDL)增加有关,而愛格士氏菌属则与好胆固醇(HDL)降低有关。

因此,我们的肠道微生物群是决定我们健康状况的重要因素之一。它们发挥了多重关键作用,包括帮助我们获取营养和能量、保持肠道内壁的完整性、药物代谢、免疫系统反应,以及保护我们免受有害微生物的侵害。它们还可以制造微生物产物,如短链脂肪酸、脂多糖、一氧化氮、维生素K、维生素B复合物、肠道激素和神经递质,这些都会影响我们在健康和疾病状态下的身体功能。

因此,2500年前现代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称:“所有疾病是起源于肠道”,是正确的说法。

如今,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有趣的时代,或许我们将利用由健康人士捐献的粪便,制造含有有益微生组群的“粪便丸“,来医治 一些仍未有有效治疗方法的疾病。因此,了解和操纵人类微生物组群,将能帮助我们在未来揭开健康和疾病的奥秘。

作者:郑联语医生(Dr Victor Ti)

在金边市BH诊所(BH Clinic)行医,是经验丰富的外国籍家庭医生。郑医生的学历与资历包括澳洲皇家全科医学院院士、马来西亚家庭医师学院院士、马来西亚国民大学医学学位、英国皮肤科高级文凭、泰国性病高级文凭,以及美国医学美容高级文凭。

联系方式: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023900446

Whatsapp:+60164122977

脸书账号名:Victor Ti

广告
Gif 750 x 300 20220119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