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1
同胞小故事看中柬民间友谊
2021年10月03日 17:14
作者:黄耀辉“柬中时报传媒集团”总经理阮志强邀我写点东西,一时间,想写的东西太多,柬埔寨有许多中国的知名企业在高棉大地发电发光、筑路架桥,可歌可泣……或许,同胞在民间根植“中柬友谊”的故事更接地气,更平凡……
Img 2861
随笔:千里寄相思
2021年9月27日 16:24
作者:贺启建又逢“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中秋节,不同的是,今年的中秋节,我在隔海相望的柬埔寨,唯有仰望星空明月,思念家乡的土地上和亲人……中秋月圆夜,千里寄相思,清雅秀美的写意,承载了多少悠悠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
随笔:一个在柬埔寨奋斗的高棉姑爷
2021年9月25日 12:16
作者:黄耀辉第一次相识“吴总”是在柬埔寨国公省的中资额勒赛下游水电站,电站的领导老谢介绍说:吴经理,吴总。别,叫我老吴就好。他说。在金边,认识的中国人,都叫“总”,即使人家刚下飞机,见了面,都说“欢迎某某
Img 2763
随笔:靠手娱乐出花样的工地篮球赛
2021年9月22日 12:36
作者:黄耀辉“封闭式管理”的西港工地,篮球场上是工地人靠手的主要娱乐活动,不会玩的也学会了犯规、走步、二步半上篮……许多不感兴趣的人,不再别扭,有模有样地奔跑在篮球场上……人多了,就改变传统方式对决,玩出新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 %e7%8e%8b%e6%af%85 (2)
评论:柬中经济合作是两国人民共识
2021年9月16日 10:17
作者: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朱家健柬埔寨首相洪森、副首相贺南洪和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布拉索昆分别会见了来访的中国老朋友 -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e2%80%94%e2%80%94%e8%af%84%e8%ae%ba
评论:病毒溯源的政治操弄使美国分裂加剧
2021年9月02日 15:47
作者:Vicheka当地时间8月2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布了“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概要,表示其属下的18家情报机构认为,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和实验室事故的两种可能性仍不能排除,并且将此归咎于中国的阻挠。概要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 %e9%bb%84%e7%a4%be%e9%95%bf
随笔:工地上的“龙”不是“蛟龙”
2021年8月25日 14:46
作者:黄耀辉2021年春节大年初二下午,西港工地C标段现场经理宋晓龙邀请大伙到近海钓鱼,原想用钓鱼“比赛”的欢乐声,安慰同胞在异国工地上欢度别样的海上春节……离岸不远处,船搁浅了,船上的发动机停了开,开了停,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
评论:中国人赴柬埔寨投资务工勿盲目
2021年8月14日 16:10
作者:Vicheka根据媒体报道,近日,在柬埔寨海滨城市西港街头,一名中国投资人当街拉横幅、下跪,宣称房东侵占资产,并将其强行驱逐,希望在补足租金之后,能够重新获得酒店经营权。但随后房东律师表示,在房东大幅
Img 1783
随笔:工地,一个不敢“发烧”的地方
2021年7月21日 19:54
作者:黄耀辉吃五谷杂粮,患感冒发烧,自古有之,而今不行。西港的海边的“疫情风”一吹,上千人劳作的海边工地“烧”不起!疫情下持续严管的工地,谈“烧”变色,隔离吃药观察为常态,出入宿舍、办公室、食堂必须被测温枪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
随笔:信仰的力量
2021年7月17日 16:06
作者:黄耀辉2021年7月1日的早起,肯定与昨夜几个人在房间的小酌无关。北京与柬埔寨的时差为1小时。早上七点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房间电视调到“央视一台”,恰好赶上“建党百年”直播的天安门广场升国旗……二十多年没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e2%80%94%e2%80%94%e6%b4%aa%e6%a3%ae%e8%ae%bf%e5%8d%8e
评论:柬埔寨人民党中国共产党缔结友谊
2021年7月07日 12:53
作者:香港知名时事评论员朱家健今年6月28日,是柬埔寨人民党成立70周年,而刚过去的7月1日也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两个国家的执政党分别庆祝党庆,可喜可贺。长期以来,柬埔寨人民党团结带领柬埔寨人民致力于国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e2%80%94%e2%80%94%e9%bb%84%e8%80%80%e8%be%89%e7%a4%be%e9%95%bf (1)1
随笔:“混迹”工地“专家族群”里的“专家”
2021年6月19日 13:07
作者:黄耀辉从未奢望能与“专家”这个神圣的称谓有任何个瓜葛,直到走进西港火电建设工地标称“专家办公室”后,如坐针毡,心里念念不忘别扭,总觉得背后有人在怒斥:“哪门子的专家?狗屎!”西港火电建设工地是一个“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