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Ads w1800 x h300
Lifujidian 2

随笔:赶不走的“孤春”

评论
记者:
作者:黄耀辉
2022年2月08日 09:24

作者:黄耀辉

中国人讲究“事不过三”,我已经过了三个“孤春”。壬寅虎年的春节,我自信不再是“孤春”!辛丑年末就开始筹划,壬寅要好好地过一个与家人大团聚又幸福的虎年春节,彻底告别一个人的 “孤春”。

40多年与文字打交道,我独自度过了三个“孤春”,成了我的心结。两次因工作,一次是该死的“疫情。2007年春节前,我奉命驻点台湾采访,在“国统区”度过了一个别样的春节。那时,母亲还在健在,母亲在哪里,哪里就是家。可我不能回家。母亲老了,为不让母亲孤独,小弟节前把她接到了深圳。那会没有“黄金周”,春节三天假,爱人要上班,交通不便利,只好带着女儿留在居住地肇庆家中过,我一个人在台湾宝岛边工作边过节。原本团圆的春节,第一次分成三个地方过。当时没有微信,无法视频,所有的问候,靠电话语音,大年三十在居客居的高雄酒店打电话电话向母亲拜年,向家人和朋友问好。那时的“孤春”,很短,团聚的“节点”可预见,心底没有孤独。每天,除发出大量的文字和新闻图片外,回来后还出了一本《我在台湾30天》的书。

10年后, 2017年春节,是我第二个“孤春”。2016年10月,我奉命赴柬埔寨“开疆拓土”筹建“中国新闻社柬埔寨分社”,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从零开始。2017年大年二十八开始,当地华人经营的中餐馆已打烊回乡团聚过年了。白天,我躲在金边酒店的房间,活动也只能在酒店周围转圈,晚上打个微信电话视频,向家人和朋友拜年,除了大年三十应邀在华裔人家吃“团圆午饭”和年三十与华商家人在酒店吃了年夜饭外,从大年初一算起,靠居住酒店不远的面包店肯“洋面包”过节,满脑子想的是快点过完年,太多的事还没头绪,始终倔强地不愿说自己孤独。唯有别样愁,别样孤独的“孤春”是2020年,整天思念家人和朋友,尤其是每天从视频里见到外孙的那一刻,乡愁缠绵整个春节,心里千万声在诅咒该死的疫情!

原计划2019年底卸任回国团聚,但一场突然而来的疫情改变了整个世界。2020年8月31日在继任者到人后,悬笔回国,正值国内抗击疫情的力度,震撼世界,也感染了我。为了一个承诺,当年11月又赶回金边。没想风平浪静的高棉大地,疫情出现了“大拐点”。2021年辛丑年春节前,金边、西港多地“封城”,国内航班“熔断”,与许多准备行囊回国团聚的华侨华人一样,被迫滞留在异国他乡。我被困在西港海边的华电工地上,每天看着西港大海上的日出日落,面朝大海祖国方向祈祷平安,把每天思念化作动力,奋笔疾书,结集《中国老记的高棉拾笔》获柬埔寨官方公开发行后,2021年11月6日接到上金边, 12月22日登机回国的通知。那一刻,我有了充分准备:自我隔离,远离“红码”。 每天都在小心翼翼地自我远离“疫情”,谢绝金边朋友的外出聚餐,心悦诚服地接受回国“14+7”的“严控”,就连11月15日的62岁生日宴,也不得不安排在公司金边办事处自娱自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目的就是平安回家团聚,告别“孤春”!

命也,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壬寅虎年春节的脚步越来越近时,“孤春”也悄悄地开始“围猎”。节前香港疫情再起风云,粤港两地“通关”化为泡影。唯有属猪的我毫无察觉,仍陶醉在即将与家人团聚,尤其是亲手抱抱至今没有抱过的外孙,幻想自己从每天熟悉的视频中回到现实……爱人说,她没有“抽”到过关的指标,无法年前回家,即使“抽”到指标,按日期算,也要在深圳酒店14天隔离过春节,女儿女婿还要上班。而我,过港要排队等指标,手气好抽到签,也要就地隔离14天才能团聚……总以为办法比困难多,大年二十九,赶到深圳小弟家,欲想大年初一相约家人在深港边界隔望……事与愿违,香港的疫情仍不容乐观,为了安全,我,只能把到嘴的话留在了心底。

天命难为,还是一个“孤春”。壬寅虎年大年初一,我窝在弟弟家,与隔城的家人视频……正聊在起兴,手机显示深圳宝安区出现了新疫情。然而,疫情没有政府发布预防疫情传播的信息快,我的“行程卡”有了“星”。女儿说,远离“红码”,别让家人担心。于是,大年初四,“带星”告别弟弟一家,驱车赶回肇庆报备,绝不给政府添堵。

又是一个赶不走的“孤春”,但相比仍在滞留在海外的华侨华人,早已不是“孤春”了。至少,壬寅虎年身边还有“护照”的小“贵宾”“Baby”,它曾“随任”在金边家中充当“卫士”,9年了,至今依旧不离不弃,说不清我陪它,还是它陪我……

2022年2月6日

广告
Cana trush banner ads v 2250x900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