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001 (1) 2
1800px x h300px
Lifujidian 2

评论:一句错文激起一场风波

评论
记者:
作者:Vicheka
2021年10月16日 09:41

作者:Vicheka

近日,一篇西方媒体报道中的一句错话,导致了柬埔寨朝野党派和政府各部门的一连串响应。柬埔寨总理洪森顺势反击,并促成了对宪法条款的修改,对柬埔寨未来选举带来深远影响。

10月3日,英国卫报在报道近期曝光的涉及多国政要和富商的“潘多拉文件”的一篇标题为“塞浦路斯总统创立的律师事务所被控隐藏俄罗斯流亡者资产”的报道中,提到“柬埔寨领导人洪森也是数千名非欧裔塞浦路斯护照持有者之一”。这是全文中唯一一处与柬埔寨有关的陈述,在千余字的报道中毫无存在感,却在遥远的柬埔寨掀起轩然大波。

10月5日晚,逃亡在外的柬埔寨前主要反对党——救国党领导人沈良西通过脸书发布消息:“突发新闻:洪森购买了塞浦路斯护照”,并宣称购买塞浦路斯护照和国籍需要花费数百万美元,表明“洪森知道他的政权即将结束,他和他的家人正准备逃往国外,以保安全。”10月6日晨,沈良西再次以前救国党代主席身份发布5点声明,指责洪森叛国,呼吁支持者“帮忙加速洪森的离开”。

6日柬政府各部门对此纷纷作出反应。柬政府律师发表声明否认卫报报道,对其表示失望,谴责借此煽动破坏的个别人;司法大臣致信塞浦路斯司法与公共秩序部长,要求合作调查澄清洪森持有该国护照的指控;外交大臣致信塞浦路斯外交部长,要求协助纠正错误;外交部发言人致信卫报,要求澄清。

英国卫报也很快意识到这个错误,6日就将原文修改为“柬埔寨领导人洪森的部分圈内人也被发现是数千名非欧裔塞浦路斯护照持有者成员。”它的读者编辑也在之后回复柬外交部的信中表达了歉意。

虽然报道很快得到了纠正,柬埔寨的各类外交交涉还在继续,而它在柬国内造成的涟漪才刚刚开始。

6日,洪森通过脸书回应,为显示对国家的忠诚,避免外国干涉,总理等四个最高职务只能由持有柬埔寨单一国籍的公民担任。他要求司法大臣尽快准备相关的宪法修正案草案。他还意有所指地表示,“要玩就别生气,要生气就别玩。”

这一倡议在之后几天得到了人民党、政府各部门和各地方政府、军队、协会以及各类组织的广泛响应,洪森的几个儿子也纷纷发声支持。8日的内阁会议上就审议通过了该修正案草案。未来不久估计也会顺利在人民党全面掌控的国会获得通过。柬埔寨国王咨询宪法委员会主席后,也已对该案表达了原则支持。沈良西等数位前救党领导人也再次因“串谋和煽动对社会安全造成严重干扰”,被金边市法院起诉。

修宪在各国都是大事。柬埔寨此次迅捷而畅通的修宪进程,在一众在野党看来却别有一番滋味,因为不少在野党领导人都拥有两个甚至更多国籍。前救党另一位领导人金速卡前幕僚长穆斯·查塔表示,一旦修正案通过,至少有9个政党受到影响。包括奉辛比克党(拉那烈王子拥有法国国籍)、烛光党(瓦诺尔拥有美国国籍)、高棉反贫困党(领导人克拉凡达龙拥有美国国籍)、高棉共和党(郎·里斯拥有美国国籍)、蜂巢社会民主党(穆·索南多法国国籍)、高棉统一党(库赫利拥有法国国籍)、高棉民族爱党(奇夫卡塔拥有美国国籍)、高棉保守党(瑞尔·卡姆林拥有澳大利亚国籍)和柬埔寨党(耶姆·庞赫里斯拥有法国国籍)。

穆斯·查塔表示,一般而言,政党领导人就是总理候选人。为应对新规定,上述政党可能需要更换党主席、放弃外国国籍或者选择符合资格的领导人与党主席共同参选。但由于柬埔寨选民主要根据政党领导人的个性、魅力来投票,而非政党政策和政治纲领。而政党能否充分动员自身的组织和网络,以吸引选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党领导人的发挥。各党都必须依据自身情况作出做出选择。

根据当地媒体《高棉时报》报道,各在野党对于修宪态度不一。奉党和蜂巢社民党均表示支持,奉党指出,该修正案捍卫了国家利益,反对外部政治干预,体现了对国家的忠诚。

沈良西则认为修宪主要是针对他。他在脸书上表示,“通常,法律旨在捍卫公共利益。而洪森启发的法律是为了针对我,禁止我成为总理,这简直是卑鄙之举。”沈良西表示这不是第一次,2017年的《政党法》修正案就迫使其辞去前救党主席一职。他还将自己与缅甸的昂山素季相类比。

而穆斯·查塔则认为,沈良西某种程度上咎由自取。他表示,修宪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沈良西对洪森购买塞浦路斯国籍的指控。“沈良西必然面对政治后果”,如果他能够参选的话,“拟议中的宪法修正案将使他远离柬埔寨政局和舞台。”而事实上,身背多项判罚和指控的沈良西早已失去了竞选的资格,曾领导的前救党被解散,近年来的多次回国风波也均告失败。

柬埔寨民主研究所创始人兼主席回顾整个事件,认为洪森和沈良西之间的互动充满了了个人色彩和政治动机。面对沈良西的指控,洪森希望尽力将影响降到最低。他认为,如此迅速地推动修宪,更像是下意识反应(reaction),而不是应对(response)。

尽管各方大都不否认,单一国籍公民担任国家主要领导人的正义性,但是对于内容、紧迫性和必要性等都有着不同的解读。

“拟议中的修正案并不违宪,”穆斯·查塔认为,它没有触及君主立宪制和多党政治的基本原则。“而且也并未打算剥夺拥有双重国籍的柬埔寨公民的身份,他们仍然可以竞选和出任公职。”“只影响极少数希望竞选国家最高职位的人。”

柬埔寨合作与和平研究所研究员邦纳万表示,规定仅持有柬埔寨国籍公民才能担任主要领导职务是个好主意,如果能够细化到“是否出生在柬埔寨”就更好。“为了确保国家主权和独立性,应该只允许那些出生在柬埔寨的柬埔寨公民才有资格担任这些职务。”他还认为不应急于修宪,而应充分向相关各方咨询意见。

帕·灿若恩同样支持由单一国籍柬埔寨公民担任领导人,“这也是很多国家的通行做法,包括民主程度高的国家。”但他认为本次修宪过于匆忙,“目前并没有这样急迫性”。他认为现在应该集中精力抗疫,并让生活重回正轨。此外,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应该团结,避免进一步分裂。应充分利用海内外柬埔寨人的聪明智慧,合力推动柬埔寨发展。“国籍不能代表全部,而是要看你的心,你的感情”。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应该投入更多,用于教育和培养国家共识和爱国主义。

基层民主党秘书长宋印也认为政府应该更加关注经济复苏,“(单一国籍的议题)的确很重要,但是并不修宪。只要修订相关法律就足够了。”

事态还在继续,后期已无太多变数。短短几天时间,各方你来我往。令人尤其影响深刻的是,执政30多年的总理洪森“化危为机”的娴熟政治手腕,以及西方媒体对柬埔寨社会的巨大影响力。

广告
W hanuman 750w 300h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