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001 (1) 2
1800px x h300px
Lifujidian 2

随笔:“小黑”的故事

评论
记者:
作者:黄耀辉
2021年4月08日 14:16

作者:黄耀辉

第一次认识“小黑”是去年底柬埔寨员工聚餐时,“小黑”在人群中乱窜,偶尔用嘴“接过”人家给的“烧烤”,但不说谢谢,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我感到好奇,更好奇的是,在场的所有中柬两国人都知道“小黑”的存在,不停地在打着招呼:小黑,过来……

小黑是一条狗,是一条非常懂事的“小家伙”,全身黑色为主,尤其是双眼上一边一个小黄点,显得格外有神、机灵、一看就知道,小黑是“混血儿”,个头不高,但体型好,还没有“娇贵”的胃,什么都可以吃,只要能吃,它就不客气,不用担心得病。

我到工地时,住地还分两个区,一个是公司“借住”的当地小客栈,一个是工地建好的员工宿舍,公司的主要“劳动力”都到了工地宿舍,客栈暂时留下少数中柬两国员工在等待搬迁。小黑的中国主人说,小黑有一岁多了。因为不是主要“劳动力”,小黑自然属于第二批搬迁户了。

在客栈,小黑还有一个柬籍员工专门照顾,帮它洗澡、喂食,每次下班晚上回到客栈见到小黑,都是干干净净的,黑黑的毛摸上去手感非常好。我总想法给它食物吃,想它亲近我,次数多了,小黑感觉不好意思后,它就用一只前腿在我腿上拍一下,仿佛告诉我:谢谢,我们是朋友了。就这样,它打招呼的方式,一直延续到一起搬迁到工地宿舍,路上偶尔路过它身边,叫它一声,它就把前腿一抬,算是“回礼”了。

“下班”了。

小黑的左后腿偶尔有些“跳”,但不影响它的忠诚。经常见到傍晚下班时分,它蹲在路边“检查”,给一些骑摩托车出工地的人增加不小的“心里负担”。有一次傍晚,它见一个本地妇人拎着大包小包入工地,追着直叫,对方吓得不敢迈步,小黑的主人除了大声喝住外,手里还拿着一个树枝急匆匆赶来,但小黑一点不畏惧,躲着主人赶妇人,直到主人护送妇人离开工地,小黑还在远远底盯着对方远去,那神情仿佛在说:你是陌生人!

小黑知道自己的地头在“厂区”,虽然不开薪水,但坚持每天陪主人和主人的同事一起上下班,常常又趴在办公室大门的玻璃门外,以它的方式迎送每位员工出入,最后才回到主人的办公室,躺在专门的纸皮上打瞌睡,直到下班时分,它又跟着回到宿舍区或食堂。它心里非常清楚,办公室有专门保安,没它什么事!

小黑很懂事,每天看见厂区的主人都戴着口罩出入,仿佛知道防疫的重要,远比一些千方百计钻空子耍小聪明逃避隔离惹下大祸的人懂事。它从不擅自跑出厂区,把自己的活动仅限制在主人允许范围,珍惜主人不给它带牵引绳的自由。疫情期间,工地是“封闭式”管理,它不敢违规私自外出,每天就是保持主人宿舍、食堂、办公室三点一线,也不到工地走,工地搞建设,工程车来往不安全,知道生命的宝贵.

它知道工地的主人都喜欢自己,不管疫情多严重,对它始终网开一面,出入办公室也不用戴口罩,允许到处串门。一天,小黑在我邻居的办公室一个资料保险柜使劲地“旺旺”,惊动了所有的“白领”,觉得不解,直到小黑的主人把保险柜挪开,才发现该柜没有锁,打开时里面有老鼠,原来小黑嗅到了老鼠味并勇敢地中上前咬住一只老鼠,可惜小黑就一个嘴,结果跑了一只,但一连几天,小黑就守着办公室,决心“血战到底”也不出离开半步。

小黑的地头是神圣的,未经它许可,决不能由“外人”践踏。工地食堂与宿舍之间要建一条走廊,挖开了,但没建好,遇上下雨就成了一条“水沟”,每到员工吃饭时候,小黑就跳下“水沟”里“抓东西”,吸引大家的眼球,不少员工还忍不住往“水沟”里扔个小石头或泥块,听到水响,小黑就疯狂地在水中奔跑,弄得水花四起哗哗水响,越跑越兴奋……小黑的主人说,那天小黑看见一只青蛙从岸上往沟里跳了。主人补充说,老火死了,沟里的水太脏了,每天要洗澡……

小黑肯定知道,工地上的每一个中柬员工都是主人,而它是主人们茶余饭后的“主角”,谁叫一声“小黑”,它就抬头,朝着摇摇尾,打招呼,给大家快乐。

偶尔,我把早餐的鸡蛋黄从嘴里扣下,用餐巾纸包好带到办公室,权当“零食”给小黑拉关系,看它吃完,再见它摇摇尾离开……

2021年4月7日 西港

广告
Cana trush banner ads v 2250x900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