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闲话:2008年在西港

评论
记者:
摩伽罗
2019年8月04日 12:45

作者:摩伽罗

2008年5月1日,奥茨蝶海滩,西港。图:CF ONG

《柬中时报》近日推出的西港专题《西港•希港》篇章中,出现了一个句子,阅之有感:这座曾经是美丽宁静的海港城市,现在改以赌城闻名。

没错,那些年头,去西港游玩,是我和很多国内外朋友期待的事儿。趁假期或周末悠然搭上大巴士,出发往西港,一路上的车流还不会太繁忙。到了这座宁静的海港小城市,靠海投宿,就此展开慵懒的假期,看海发呆,吃海鲜喝啤酒,惬意无比。

记忆犹新,回想第一次到访西港,是在2008年4月传统新年假期前后。那是11年前的西港了,当时去那里的客运主要是大巴士,并没有像现在普偏使用的面包车。有同事建议我搭当时较有名气的湄公快运(Mekong Express),我据此到乌亚西市场的车站预订了两张车票,准备和一位外国朋友到访西港。

放假第一天,我和朋友坐上了车,开心而期待地展开的新年之旅。车子离开城市不久后,就有一位小姐站起来了,她用柬语和英语向乘客解说一些搭车的注意事项和简介西港,然后在路上她也不时站出来,介绍一些景点,例如路过实居省时,大略介绍了一下当地,还有半路上的神仙婆婆Yao Mao等。

我觉得这可新鲜了,原本只是搭普通客运而己嘛,怎么还有车掌小姐,而且可以变身导游,让乘客好像参加旅行团了,开始觉得Mekong Express果然有点不一样。

后来我再去西港,也多次选择坐湄公快运。但不晓得从哪一年开始,快运公司停止使用大巴来往金边与西港,改用面包车,车掌兼导游成为过去,开始进入普遍使用面包车来往金边与西港的时代。

记得那天到了西港,下车前还听到车掌小姐宣布因为是柬新年假期,所以隔天休班,来往金边西港的服务也停止了。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件鲜事儿,由此可想像西港多年前的旅游业步调与节奏是相当缓慢的,尽管西港当年已是主要的旅游地。

就这样,在奥茨蝶海滩住上了两晚,并游历了大部分海滩后,我很快就爱上了西港的优美、淳朴与幽静,之后每一年都会抽空到那里休息放松,直至两三年前,我开始发现,到西港渡假的心情和以前不同了,而那是完全相反的感受。

尔今十一个年头过去了。十一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改变一座城市,而西港的巨变更是在这两三年内就达成了。

如今,这座曾经是国内外人士的热門滨海渡假城市,风貌和以前已有天壤之别。

有人以进化与现代化的角度来看待西港的蜕变,理由是如今的西港让外国投资者与当地一部分人民共享发展结果,互惠互利;也有人认为博彩业污染了这座城市,带来恶劣风气与治安败坏以及物价飞涨等问题,此外还有众多不同的解读,其中有正面也有负面,有乐观也有悲观。但无论如何,得利与不得利者,外国人与本地人,有权势与无权势者,处在不同的位置,注定会有不同的思维取向与感受。

也许,国家与社会的发展,到头来都不能让每个人开心满意的。

也许,对有些平民百姓来说,思考国计民生太沉重,他们只是在意而怀念过去那个优美平静,可以在周末与假期和亲友开心到访的西港,而不必像如今要承受高昂的物价与住宿费,以及基建不足的环境。 

周末略笔数语,记念我心目中一座美丽海港城市的过去。与此同时,也期待她渡过发展与转型的阵痛期,未来以更美丽的姿态迎向众人。

Web banner animation ch
The food palace
Olympia   websit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