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2976
Image 2019 09 16 17 53 19
%e6%9f%ac%e4%b8%ad%e6%97%b6%e6%8a%a5 banner

评论:柬埔寨电荒

评论
记者:
陆积明
2019年6月14日 19:09

作者:《柬中时报》高级评论员 陆积明

柬埔寨电力公司(EDC)不久前宣布,斥资3.8亿美元兴建400兆瓦重油发电站项目,并预计能在10个月内完工和投产。

这座柬埔寨史上最庞大的重油发电站,最大作用相信是发挥“辅助”作用,在旱季缺电时增加电力供应。

今年4月,干旱气候引发柬埔寨发生“电荒”,电力需求最高的首都金边和主要城市被迫实行“配电制”,对各行各业带来广泛影响。

此次“电荒”事件,不能单纯归咎于极端天气外,长期出现的电源分配不合理和输电系统落后问题,是引发“电荒”的根源。

大部份电力产能闲置

基本上,柬埔寨并不缺电,却仍须从邻国入口大量电力。

根据统计,2017年全国发电站装机容量达1877兆瓦(MW),相等于全年164.48亿度(kWh);其中,水力占52.18%,柴油或重油占15.72%,煤炭占30.05%,生物质(Bio-mass)和太阳能则分别占1.52%和0.53%。

然而,全国实际发电量为66.34亿度,仅达到产能的40%,也意味着大部份产能是“置闲”。另外,柬埔寨则须从邻国入口14.39亿度电力,其中越南为10.94亿度、泰国290.93亿度和老挝53.56亿度。

若能更有效利用电源,柬埔寨完全有能力“自供自足”,或至少显著减少电力入口。

旱季缺水,雨季弃水

柬埔寨拥有充沛的水力资源,估计水电蕴藏量达1万兆瓦,而目前开发的产能只占约一成。

虽然柬埔寨水电站装机容量最大,却不是柬埔寨最主要的电供来源。

2017年,水电站全年产能达85.82亿度,实际产电为27.11亿度,约占产能的32%,相等于全年发电共2767小时。

反观煤炭发电站,全年发电长达6326小时,实际产电达35.69亿度,占产能的72%。

若要进一步发掘蕴清洁和廉宜的水电资源,有关当局可提升输电网系统,以便有能力在雨季时向电力要求高的泰国出口电力;同时考虑建设抽水蓄能水电站项目,在旱季时也能持续发电。

此外,当局也可制定调节水力和火力发电机制,如限制火电站产电时数不超过5000小时,除避免水电站出现“旱季缺水、雨季弃水”的现象,也可鼓励外资投资水电站。

重油发电成本高

新建的重油发电站,可说是一项成本昂贵的“调节器”,也可能只在“电荒”时派上用场。

近几年来,利用柴油或重油为燃料的发电站,其产电和使用时数已显著下降,反映其不具成本效益的致命伤。

例如,2017年柴油或重油发电站年产能为25.85亿度电,惟实际只生产了2.9亿度电,只达到产能的11%,产电量更比2016年下降了将近四成。

因此,新发电站的主要作用,或将是在旱季缺电时发挥调整产电作用,以解“电荒”时刻燃眉之急。

4月发生的“电荒”事件,并非全然是“不可抗拒力”因素引发,有关当局应汲取经验和教训,正视和解决“电荒”根源问题,确保柬埔寨电力供应和发展可持续性。

Web banner animation ch
The food palace
Olympia   websit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