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001 (1) 2
1800px x h300px
Lifujidian 2

随笔:四处安家的工地“徽班”班主

评论
记者:
作者:黄耀辉
2021年10月25日 14:43

作者:黄耀辉

今年7月,高棉大地防疫的“集结号”,仍震撼着西港火电建设工地的每一个人心灵。从光军说,太吓人了,过千名员工的疫情下施工队伍,防疫成败是天大的事。这是从光军6月底奉命从国内飞抵金边“隔离14天”后,7月初进入工地时的第一个印象。

他说,想想都后怕,防疫有漏洞,就必定影响施工进度,最低限度也没法给自己一个交待。每说一句话,从光军都显得吃力,明显的嘶哑,与影视上想象的“班主”宏亮声无缘。

第一次相识是在工地1号锅炉工地上,中等个子的从光军,看上去很疲惫,却又很精神,一身早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的扮相正向现场沟通布置施工进度、质量,安全要求、员工管理……有条不紊,思路清晰,典型的行家里手,一个有故事的人。

作为西港火电工地重要的参建单位之一,从光军5月初还在国内工地“挑担子”,6月初就接到“电话”赴柬埔寨安徽电建一公司西港项目部任职,说好是“协助管理”,哪想落地不久,便“黄袍加身”。他自嘲道,找谁说理去?!

从光军不是怕担当,只是身体健康不允许。交往多了,就无忌讳,他撩开脖子上的衣服说,2019年才切除了甲状腺癌,至今每天都在吃药。上任柬埔寨,家里炸开了锅。老伴不理解,女儿嘲笑“世界情怀”……还好,亲人只是把埋怨捎成了“一年半的药”裹在行囊中,仅超重费就掏了千余元人民币。他说,那都不是事,压在心底的都是工地的事,没一件是小事。

1987年参加工作,从光军就与电力建设打交道,汗水洒遍了国内施工现场。眼看快退休了,又“困”在了高棉大地。从光军掰着指头说,他有“四个家”,老伴在合肥、女儿在无锡、父亲在淮南、自己在西港……称自己现在时常整晚睡不着,老伴以为他想家,其实,他想的都是工地和他员工的那些事!

疫情让飞国内的航班“熔断”了。每天都在工地走,安抚员工,后方出现了“状况”,他就得找人谈心,沟通,有时还撩开自己的衣服,把自己的“遭遇”当故事说一遍。他知道,工地每位员工都是兄弟姐妹,人情世故,有人情,就没事故。

10月间,获悉有员工的父亲在国内去世了,他立马让员工在宿舍休息,安抚情绪,通知国内公司慰问员工家属……从光军说,人人都是孝子,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摊上了,都得过这个坎,尤其在疫情之下的工地封闭式管理,工地人太苦了,自己能帮的,就是情理上的事……

项目部总工程师、副经理覃紫拯称从光军务实,大到每天的工程进度,小到员工的伙食都要关注。他欣赏从光军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疫情之下,能坚持工地,就是伟大,就是在奉献。

高棉无“四季”,只有雨、旱两季。从光军说,他喜欢“旱季”,虽然海边气温很高,闷热潮湿,但工地没有泥泞,干活能出“活”。讨厌“雨季”,他看到下雨就发愁,雨季的工地有些凉意,但无法干活……“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他又自嘲活脱脱成了白居易笔下的卖炭翁。

当然,因水汇成的西港大海,他很喜欢,称之有“胸襟”,只可惜,他至今还没出过海,所有的心思都搁在了工地……

2021年10月23日 西港工地

右三为从光军。
图为工地建设。


广告
W hanuman 750w 300h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