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001 (1) 2
1800px x h300px
Lifujidian 2

留在柬埔寨过暖心年 让思念与亲情隔空相遇

国内
记者:
彭愉雯、吴金珠
2021年2月12日 09:31
新加坡籍餐饮业者叶振勇。(图:柬中时报)

疫情阴影不散,全球防疫严谨制度之下,很多人选择不回乡,原地过年。而对于来自新加坡的餐饮业者叶振勇而言,不能回家,他就把家的味道带来金边,其餐厅星马料理连锁餐厅在除夕夜订位已经爆满。

着重为客人带来回家的感觉,叶振勇指出会在餐馆加以装饰,如贴上春联等装饰品,希望将年味带给留在柬埔寨无法回国过年的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游子,让他们感受家乡的气息。

新马人以食为天,他也着意推出传统新马料理,其中富含东南亚新年气息的菜肴如“盆菜”及“捞鱼生”都是餐厅最热门的菜色。

盆菜是广东深圳和香港新界的饮食习俗,会将名贵食材如鲍鱼、瑶柱、大虾、猪肉、冬菇及各色丰盛彩色以盆钵盛载,寓意盘满钵满、团团圆圆;“捞鱼生”,也称“七彩鱼生”,是新马一带的特色贺年食品,是团年饭必备的开胃菜。大盘子上放置不同颜色的新鲜配料,如鱼生、柚子、花生碎、姜丝、薄脆等,佐以酸梅或桔子酱料混合成金黄色酱料。同桌人会团团站起,拿起筷子,一边说吉祥语,一边将配料捞起混合。“捞”在粤语有“搅拌”及“工作”的意思,因此围桌者会将配料越捞越高谓之吉祥,寓意风生水起、工作顺利。

叶振勇道:“毕竟每个人现在都没办法回家了,那他们在国外的话肯定还是要过年的,初一还是要过,年宵时的晚饭还是要吃,所以我会把过年的味道带给他们,如捞鱼生,盆菜在我们餐馆都是有的。”

事实上,叶振勇近六年的除夕夜,都是在相似的忙碌中度过。他指出,近年家乡的年味也逐渐淡漠,很多人会选择在新年假期出国旅游,加上年关是餐厅的旺季,就选择新年后再返乡。虽然不免被家中长辈念叨,但叶振勇笑说:“年轻时候不拼搏,难道等老了才来奋斗吗?”

疫情期间,各行各业几乎都遭遇生存危机,大多选择节流保守路线,而叶振勇却反其道而行之,扩展生意,更趁疫情居家工作,外送食物风气起飞之机,开启甜品生意,订单不断。

当询及会否思乡,叶振勇说:“会啊,所以我就把家的味道带到餐厅里。”

他指出,餐厅中所售卖的广东经典菜色“咸鱼蒸猪肉”,便是他童年每天上学,奶奶为他准备的午餐菜色。

父母忙于工作,其时叶振勇与亲戚家的小孩7人都由年长的奶奶照顾。为求方便,午餐一定有一味可预先大量制好的“咸鱼蒸猪肉”。

“她会一次弄10公斤的猪肉。”叶振勇笑着回忆道,那便是家的味道。

叶振勇在十三年前随父亲来柬埔寨发展,这些年来也入乡随俗,在过年时,会前往寺庙,如到大金欧庙里烧香拜神祭祖、拜天公、拜关帝等。

工作以外,他也会跟朋友、员工们聚一聚,一起吃年夜饭等等。

他观察到,近年来因为涌入大量中国人来此发展的缘故,所以柬埔寨过华人新年的气氛也愈发浓厚,但是中国过年的习俗却与东南亚新年大相径庭。叶振勇认为,东南亚华人如新加坡或柬埔寨的华人过年气氛较为温馨一些,亲友齐聚共餐、拜年,过年气氛更浓厚。

柬埔寨旗袍企业家协会执行会长许四毛。(图:柬中时报)

在金边生活了将近17年,这并非旗袍企业家协会执行会长许四毛在柬埔寨度过的第一个新年。

身处外乡,许四毛仍然遵守家乡习俗,她笑说她已经准备好春联、窗花和装饰的灯笼,但是根据家乡习俗,会赶在过“小年”前打扫家居,才会将装饰贴上。

她说,“我们叫做‘打洋尘’,将屋梁角落的灰尘、蜘蛛网打扫干净。”

“我们老家有一个习惯是,腊月二十八才贴(装饰),因为在我老家,腊月二十四是‘小年’,孩子、亲人会赶在那天前(回乡)一起过小年。”

另外,除夕夜当晚,她也会打开家里所有灯,直到天明。

谈起家乡习俗,许四毛神采飞扬,“大年三十吃饭,我还是会跟随父母的(习俗),菜肴煮好之后,一定会摆好五、六个菜,一边摆四碗饭。”

“先(供奉)给祖先吃,把碗筷摆好,然后烧三支香、烧纸钱。”

来自湖北的许四毛也说,其家乡有一个传统,即年二十四过小年就必须准备好一条“听话鱼”,用以新年期间供奉祖先与神明。

“这条鱼是不吃的,代表子孙后代都是会很听话的,那道菜一定会有的。”

一条油炸金黄的小鱼就会在餐桌上、神台上原封不动直到大年三十接了财神才功成身退,也吻合“年年有余”的寓意。

在金边生活了十余年,她深喜柬人的朴实与善良,更坦承柬埔寨已经是她第二个家。这些年,也看着金边每一年的新年越来越有年味。

她笑说:“十五六年前,我们去同事家里吃年夜饭,偶尔会看到小区里面会贴了春联的,门口放了发财树等装饰,那就是华人而已,柬埔寨人是没有过(华人)新年的;但是现在,慢慢发现,连柬埔寨人也会过新年了,也会贴春联,而且他们的对联是柬文的。”

“现在大年三十,你去看小区家门口几乎70%都会有(华人)新年的装饰、挂红包。”

一场疫情,横隔在许四毛与家乡之间。

她透露,今年会与在地亲友、同事一同吃年夜饭,在家中楼顶围炉吃火锅。

选择不回去,许四毛心里也曾有过挣扎,但是顾虑疫情,她不想再添乱了。

许四毛的家乡正是中国疫情暴发的起点,湖北武汉。而去年她回到金边的第二天,武汉告正式封城。

她感叹:“好不容易我们湖北武汉挺过来了。”

人是无法回乡了,却不表示不能团聚,许四毛说,会在过年时候和在家乡的亲人越洋视讯。在屏幕的两边,一起共庆佳节。

金边皇家大学汉办志愿者老师吕文菲。(图:柬中时报)

“今年是我在柬埔寨任教的第二年,而这也是我在国外过的第二个春节。虽然是异国他乡,但因为春节,所有的人情感上都有了共鸣。” 金边皇家大学中文系教师吕文菲说道。

吕文菲回忆,第一个春节,她与同事们到暹粒旅游,在当地找到一家中国麻辣烫,店里的电视正在播放着春节联欢晚会,店家还给每位客人送了一份水果,进店的每一位客人都说一句过年好,这景象让她感到虽然是异国他乡,但因为春节,所有的人情感上是都有了共鸣。

眼看今年春节又要到了,却是两年没能陪家人过年心里有些酸酸的。她指出今年较为特殊的一年,1月底,她收到了中国大使馆送来的“春节包”,内心非常欣慰且倍感温暖。

她说,在柬埔寨生活两年以来,她发现每年临近春节的时候,大街上很多商店都开始销售春节装饰品。民众在大门口挂起灯笼,贴春联,摆放金桔树、梅花树,四处都漂浮着浓浓的年味。这些场景莫名给她带来了一种特殊的归属感,也让她体会得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感觉。

今年春节,她打算和同事们商量一起穿红衣服,包礼物和准备年夜饭,一起享受团圆饭。

吕文菲笑说:“在这里过年一点都不单调,因为柬埔寨过年比国内更有仪式感。”

广告
Cana trush banner ads v 2250x900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