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Cnb google ads mobile banking (1800 x300)
%e6%81%90%e9%be%99%e4%b9%90%e5%9b%ad
Elysee ads1800x300
%e5%8a%a0%e5%8d%8e%e9%93%b6%e8%a1%8c%e5%b9%bf%e5%91%8a%ef%bc%882020.12.12%ef%bc%89

中国“黑老大”案跨国追逃记

中国资讯
记者:
中国新闻网记者 单鹏 安源
2020年11月25日 09:15

中国新闻网作者 单鹏 安源

正式移交“2·08”涉黑案件“一号人物”董忆的那天,天晴得厉害。太阳高悬,天空湛蓝。中午时分,身着墨绿色警服的缅甸警方押送着董忆向中缅国界线走来。彼时的“黑老大”手上多了副明晃晃的手铐,脸上已无昔日的“不可一世”。简短交接后,董忆跨过国界,在中国警方看守下,被押上闪着红蓝警灯的警车。“那一刻,心里悬着的石头落地了。”时任专案组负责人的卫平(化名)向记者回忆说。至此,一场长达106天、跨越8个国家的追逃行动告一段落。

境外抓获“2·08”涉黑案件在逃犯罪嫌疑人董忆(右三)。雅安市公安局供图

2018年前,在四川省雅安市石棉县、汉源县一带,以董忆、余斌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曾“称霸一方”。2017年10月,被董忆、余斌等人非法拘禁、虐待的张某向警方举报其涉黑涉恶线索,一个涉黑涉恶的庞大集团渐渐浮出水面。调查显示,董忆集团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暴力讨债,聚众斗殴;用强迫交易的方式经营矿山、KTV、茶楼等;用残忍手段威胁受害人,电击、活埋,威胁吃屎尿。

2018年3月,雅安市公安局对张某被非法拘禁案立案侦查,但听见风声的“一号人物”董忆、“二号人物”余斌在3月1日、2日相继外逃至金三角一带,并叫嚣“死也要死在外面”。“如果不把‘一号’‘二号’抓获,‘扫黑’就不彻底,更不必说其背后的‘保护伞’。”卫平说,就算是天涯海角,也要将二人绳之以法。

跨国追逃难度远超想象:“黑老大”狡兔三窟

卫平记得非常清楚,2018年11月,他们收到线报,“二号人物”的情妇李某从国内飞往泰国清盛。清盛位于湄公河畔,是泰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和贸易集散地之一。

经多方协调,在正式接到泰国方面的邀请函后,干刑警20多年的卫平率一支精干的小分队登上前往泰国的飞机。他们计划沿着李某的线索顺藤摸瓜,找到“二号人物”余斌甚至“一号人物”董忆的藏身之处。

初到泰国,卫平曾提出希望泰警方控制李某,以获得更多线索,却被对方直接回绝:“这不是你们要抓的‘目标人物’。”

“跨国追逃有很多限制,例如我们无法直接抓捕嫌疑人,能做的只有跟踪、蹲点、为当地警方提供抓捕线索;在此过程中,我们也不能配枪。”卫平在采访中表示。

后来,卫平等人在泰国租了一辆面包车,雇佣一名当地华人作翻译,对李某展开跟踪和蹲守。李某住在清盛的一家旅馆,平日深居简出。一天,李某突然收拾好行李,径直从旅馆走出,上了一辆出租车匆忙离去。“跟上!”卫平等人立刻打起精神,小心翼翼地驾车尾随。

跟踪过程中,卫平脑海里不断浮现抓捕对方的场景。前车慢慢驶进清盛口岸,并在一个小船旁停了下来。船上下来两个人,卫平眯眼一看,这并非“目标人物”,但接下来的一幕出乎他意料:只见李某快步登上小船,小船沿着湄公河直奔老挝。

线索中断。

由于手续限制,卫平等人无法继续前往老挝,故折返回国等待新线索。“嫌疑人非常狡猾,迟迟不露面。”卫平在采访中回忆,之后,“一号人物”董忆的通讯信号又在老挝万象出现。经过跟踪排查,警方发现使用其通讯设备的竟然是董忆的“小弟”。“这名‘小弟’被董忆派来学习电信诈骗和网络赌博,他把手机交给‘小弟’后,自己却躲了起来,这说明董忆反侦查意识极强,对公安办案手段十分清晰,是个难缠的对手。”卫平说。

押解公安部督捕在逃犯罪嫌疑人过口岸。雅安市公安局供图

无限逼近“一号人物”:“他距我只有两三米!”

从老挝回国后,卫平等人开始新一轮线索收集。通过董忆在国内的一位联系人,警方发现,董忆情妇张某现身越南芽庄。新线索盘活了整个案件。警方马不停蹄赶往芽庄,锁定了张某住处。

2018年12月,张某赶往芽庄机场接一位从柬埔寨过来的朋友。在机场外蹲守的卫平发现一辆停在路边、不起眼的轿车,出于老刑警的直觉,卫平慢慢靠近,向车内一瞥,车内之人赫然是出逃半年之久的董忆。彼时董忆并不认识卫平,未察觉到异常。

见到张某接到朋友,董忆甚至下车迎接,而这一幕就发生在卫平眼前。“他距我只有两三米,我们有4个人,在国内,早就把他扑倒了。”卫平遗憾地说。

“我们在国外没有执法权,为了不引起外交纠纷,具体抓捕只能由越南警方来做,可是他们当时不在场!”回忆当时情景,卫平接连叹气。

不过,此番露面暴露了董忆在芽庄的行踪,也让卫平看到破案曙光。跟踪摸排后,卫平等人确定了董忆在芽庄的藏身点,并及时通知越南警方。2019年1月,在越南警局,越南警方拍着胸脯保证,“请相信我们,一定把董忆抓住。”

但不知何故,董忆通过一位在芽庄经营赌场的朋友探到风声。当得知自己的照片已被越南警方掌握后,董忆连夜逃亡,切断与身边所有人的联系。案件再次陷入僵局。

押解公安部督捕在逃犯罪嫌疑人回川。雅安市公安局供图

一张照片锁定犯罪嫌疑人

董忆从芽庄出逃后,犹如鱼入深渊,不知所踪。第三次铩羽而归后,卫平等人开始从董忆人脉圈“外围的外围”排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2019年7月24日,警方获得一张拍摄于当天的照片:在缅甸腊戌,一名中年男子正从矿山走下,似乎刚考察完矿山项目。卫平敏锐发现,此人正是消失了半年的董忆。

“虽然清楚董忆的大概方位,但要精确到具体地点,只有我们出境,亲自走一趟。”卫平告诉记者。

董忆这次藏身的金三角地区,其环境与前几处藏身点有很大不同:在果敢,军方、自治区武装、家族民兵势力等多方势力在此角力;枪支管理混乱,街上尽是背着AK47的武装人员;毒品横行,赌场兴旺。在这里追逃,不仅要协调各方关系,还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

当时,董忆藏于缅甸果敢老街的一家赌场酒店。卫平等人扮成赌钱的游客,把守该赌场酒店各个出口,并暗中观察董忆的身影。经过几天的搜索排查,包围圈一步步缩小,董忆所住的房间被锁定。

找到董忆房间后,心急如焚的卫平不敢耽搁,马上与当地政府、家族和警方取得联系。经过几番协调沟通,8月10日下午,抓捕工作正式启动,在重重包围下,“2·08”涉黑案件“一号人物”董忆在缅甸落网。

“抓捕过程也是一波三折。”卫平回忆说,在赌场里,董忆与民警擦肩而过,其第六感告诉他“自己已被盯上”;抓捕当天,董忆突破当地警方围堵,从房间里疯狂冲出,但被守在电梯口的中国民警堵截,最终被擒获;上警车后,董忆还先后两次跳车逃亡。

“但是,人抓到后,却没有直接交到我们手里,而是送到当地白家民兵营。”当时,董忆的境外势力曾放话,愿意用3000万元交换董忆。“我们一再交涉,对方权衡再三,决定放人。”讲到这里,卫平长舒一口气。

民警忆跨国追逃: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出国后,光指望别人是不行的,最终还要靠自己。”不同于在国内办案,出国后,卫平等人一无情报设备,二无武器防身,在这种情形下,情报线索唯有靠蹲守点位、双脚丈量。“语言不通,文化不同,刚开始完全是两眼一抹黑。”

在出国追逃的106天里,惊险随处可遇。在老挝,卫平等人乘坐一架只能容纳三十几人的小飞机,其颠簸程度一度让警员怀疑是否能安全降落;在缅甸果敢,在外蹲守的警员被一群野狗包围,“我们手无寸铁,靠临时捡来的树枝勉强脱身。”卫平说。

“一号人物”董忆落网后,“二号人物”余斌也紧接着被捕。“我们协助当地警方押着余斌刚走出房屋,近20个民兵立刻围了上来,十几杆AK47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我们,加上当地警方,我们只有四五人。”卫平回忆说。

在与民兵组织对峙了近二十分钟后,对方最终让出一条路,让当地警察和卫平等人离开。

“那个地方枪支泛滥,追逃过程中被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卫平仍心有余悸。“但既然跨出国门,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逃得再远,也要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董忆、余斌等人组织、领导、参加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经雅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审理,2020年9月17日,一审公开宣判。董忆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余斌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组织成员也被相应判处。至此,雅安公安有史以来侦办时间跨度最长、社会危害性最大、境外追逃最难、保护伞层级最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彻底覆灭。

广告
Canadia banner
Olympia   websit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