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Cnb google ads mobile banking (1800 x300)
%e6%81%90%e9%be%99%e4%b9%90%e5%9b%ad
Elysee ads1800x300

柬埔寨对抗新冠肺炎综述

国内
记者:
陆积明
2020年4月27日 16:59

自1月27日发现首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确诊病例以来,至4月27日柬埔寨共发现122宗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治愈病例119宗,死亡病例为0。

柬埔寨也连续两周(4月12日至27日)未发现任何新增确诊病例,暂时纾缓民众原本担心国内疫情扩散情况会恶化的紧张情绪。

比起其他东盟成员国,柬埔寨疫情扩散得到更好的控制。新加坡确诊病例达1万4951例(死亡14例);印尼9511例(死亡773例);菲律宾7958例(死亡530例);马来西亚5851例(死亡100例);泰国2938例(死亡54例);缅甸146例(死亡5例)。

越南和老挝则分别发现270和19宗病例,至今未有任何病患死亡。

虽然卫生部数据显示疫情未进一步扩散,惟洪森总理和卫生部依然不断疾呼民众不能掉以轻心,并须严防社区传播的发生。

佛寺防疫毫不马虎,图示僧侣在柬新年隔着塑胶屏风接受善信布施。

社区传播   抗疫最严峻考验

若爆发社区传播(Community Transmission),将对柬埔寨防疫工作带来严峻考验。

严重社区传播事件导致美国和意大利等国出现大量新冠感染病例和死亡人数,许多无症状者(asymptomatic)在自己未出现任何病兆的情况下,毫不知觉把病毒传播给身边亲友,导致疫情一发不可收拾。

4月14日,柬埔寨传出金边出现小社区传播的消息,卫生部反传染病局因无法查出一对外国男女(加拿大籍华人男子和其越南女友)病源,而向民众发出警告。

然而,将近一个星期后,反传染病局宣布找到病源,并解除提防社区传播警讯

虽然最终证实只是“虚惊一场”,惟发生社区传播的风险和后果不能受到轻视,因为它将真正考验柬埔寨现有医疗系统的“抗疫能力”,包括病毒检测、医疗人员配备防疫物资和为重患者提供足够呼吸器能力,而政府也将被迫实行严格的限制行动措施,一些地区可能会被令“封城”。

在柬埔寨卫生部于4月20日举行的每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世界卫生组织驻柬代表李爱兰博士赞扬柬埔寨采取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惟提醒柬卫生当局须作好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新疫情发展。

她解释,根据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扩散趋势,柬埔寨是属于大流行的早期阶段。

“这是一种新疾病……那些出现大量死亡病例的国家,是正面对大规模社区传染,它们已进入疫情中期或后期阶段。”

她认为,若出现社区感染病例,柬埔寨疫情将出现和现在截然不同的情况,应对疫情策略和措施也必须作出调整。

她称,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柬埔寨卫生部必须更积极追踪疑似病患,同时进行更大规模的检测。

“我们必须坚持,只有作好充足准备,才能降低死亡率。”

卫生部长蒙文兴也强调,“柬埔寨需要作好准备……若发生社区传播,我们的情况将会变得非常艰难。”

工人租房潜在风险高

4月13日至16日,是柬埔寨传统新年,也是柬埔寨三个重大节日之一(另两个为亡人节和送水节)。

由于遇上新冠疫情,今年柬新年也成了一颗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为了避免数十万名工人回乡,可能把病毒传染给家乡亲人,政府决定取消柬新年四天长假日,要求所有工人和员工照常上班;同时,也宣布从10日至16日暂停跨省交通,禁止民众跨省流动。

根据劳工部统计,全国有约3万名工人回乡过年,其中首都金边有约1万5000人,这不包括回乡过年的建筑工人。

在卫生部和金边市政府的配合下,劳工部在金边市内工人聚集地区,开设10个临时健康检查中心,对所有返城工人进行健康检查。出现新冠肺炎疑似症状的工人,将须接受病毒检测。

所有返城工人也必须接受14天隔离,金边市政府征用多所学校,充作工人隔离地点。

取消柬新年假期和禁止跨省流动,对遏制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已发挥了正面作用,惟新加坡抗疫陷入困境的经验,却非常值得柬埔寨当局和民众引以为戒。

过去一周以来,新加坡每天发现逾千宗新增确诊病例,大部份为当地客工(外国劳工),而拥挤不堪的客工宿舍成了传播病毒的“温床”。

柬埔寨也可能出现类似情况,从外省来到金边打工的工人,为了省吃俭用,往往几个人合租一个狭小的租房,一旦有工人感染病毒,将很容易传染给其他工人,以致一发不可收拾。

目前,国家抗疫委员会已在全国抽调约4至5万名医护人员和武装力量,以接受培训与组成“快速反应组”,以便在发生社区传播时,能有效开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

医护人员为柬新年后回城工人进行健康检查。

测试能力待提高

截至4月27日为止,柬埔寨共进行1万1576例新冠肺炎测试,相等每100万人口共723例。

目前,柬埔寨共有两个医药中心进行新冠肺炎测试,即巴斯德研究院和国家卫生学院,而据巴斯德研究院院长萝伦丝女士披露,由于部份病患须接受多次测试,因此在近一万例测试中,被要求检测的者实际只有6000多人。

她也称,在疫情高峰时期,每天进行的测试多达500例,而一般情况则是介于100至150例。

当泰国决定要求大部份工厂和企业暂时停止活动,同时于3月23日关闭所有与柬埔寨相界的24个大小边境关口后,至今已有超过9万名在泰国工作的柬埔寨劳工回国。

柬埔寨政府要求所有返乡劳工必须接受14天居家隔离,王家军更出动交通工具负责把工人直接从关口载回各个省份家乡,以免工人“四处流动”。无论如何,卫生当局只对410名工人进行病毒测试,不到总数的0.5%。

柬埔寨发明解药?

柬埔寨发现的122宗新冠肺炎病例中,119例治愈,比率高达97%,另有3人在接受治疗中,至今尚未有任何病人死亡。

“零死亡率”引起不少柬埔寨民众的惊叹和好奇,有治愈的柬埔寨病患在社交媒体公开柬埔寨医生治疗新冠肺炎的“药方”。

因赴法国参加国际会议而被感染新冠肺炎的外交部官员披露,当其在俄罗斯医院接受治疗期间,医生曾对他使用一种专门治疗爱滋病毒的药物“克力芝”(Kaletra),和专门治疗瘧疾的药物“氯奎宁” (Chloroquine)。

他称,医生会根据病人出现的病兆,而决定采取哪种药物治疗,主要目的是要阻止病情进一步恶化。

然而,柬埔寨卫生部长蒙文兴于4月22日强调,柬埔寨并未发明任何可以治愈新冠肺炎的“解药”。

“我们医生是按照标准,加上自己的经验和努力,竭尽所能医治病人。”

他补充,所有病情较重的病人,将会被送入俄罗斯医院,由柬埔寨最好的医生提供治疗。

目前,有柬埔寨民众到药行抢购和使用上述两种药物,以预防病毒侵袭,卫生部发言人奥婉婷警告,这对滥用药物者会带来健康风险和后遗症。

她强调,有关药物含有的化学成份,可能会影响正常人的健康,呼吁民众停止滥用有关药物。

一些正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恶化的国家,如俄罗斯,出现民众自行购买和服用“克力芝”抗疫;而美国特朗普总统更曾公开鼓励人使用的氯奎宁衍生物--羟氯奎宁(hydroxychloroquine),也在全球各国出现销售激增现象。

无论如何,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表明,没有确切证据显示氯喹宁和羟氯奎宁,对治疗新冠肺炎有效。

建立防疫物资储备

为了防控新冠肺炎病情扩散,柬埔寨政府通过国库拨款和呼吁企业和民众捐献,以筹集经费用以治疗、追踪、检测、防控和购买防疫物资等用途。

柬埔寨卫生部国务秘书若宋班披露,目前柬埔寨政府已从国库拨出600万美元,作为医疗和防疫用途;另外,至今企业和公众共捐献1300万美元,其中400万美元已用来购买防疫物资,另外100万美元则拨给劳工部用以对1万5千名柬新年回乡工人进行健康检查、病毒检测和提供隔离地点。

她表示,根据洪森总理指示,卫生部正在建立防疫物资库存,包括储备1100万只口罩、3万套防护服、30万只N95口罩等。

她指出,目前各个政府医院共有124架呼吸器(Ventilator),另有25架在仓库,35个将于4月杪送交,世界银行也将向柬埔寨赠送50个呼吸器。

她补充,世界银行、德国和韩国政府等发展伙伴已承诺资助柬埔寨2千万美元抗疫经费,加上柬埔寨政府拨款,柬埔寨抗疫预算初步为3千万美元。

Olympia   websit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