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Cnb google ads mobile banking (1800 x300)
%e6%81%90%e9%be%99%e4%b9%90%e5%9b%ad
Elysee ads1800x300

帮助听力障碍者 柬埔寨用手语宣导防疫知识

国内
记者:
陈志权
2020年4月21日 10:24
聋人发展计划的手语翻译员参与抗疫宣导视频。(图:柬中时报)

当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在柬埔寨爆发并逐渐升级时,人民日常生活受到影响,而生理上有部分缺陷的聋人和听力障碍社群,更是在获取抗疫新闻和知识上,面对比一般人更大的挑战。

截至4月21日上午,柬埔寨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122例。

在这个关键性抗疫时期,“玛利诺聋人发展计划”(Maryknoll Deaf Development Programme,以下简称聋人发展计划)的柬埔寨手语翻译员成为了他们的“救星”,在柬埔寨政府制作的抗议措施宣导视频里提供手语翻译。

据了解,观看没有手语翻译的电视晚间新闻或社交媒体视频,让聋人感到沮丧、困惑、焦虑和被忽略。

获取有关疫情的可靠新闻和相关知识,对于阻止疫情播至关重要。这也有助于大众包括残疾人士如聋人保持冷静、取得有关如何保护自己的知识,以及在被传染时懂得怎么应对。

据玛利诺外方传教会网站报道,聋人发展计划联合总监吉索利表示,“为聋人提供无障碍信息是柬埔寨的一项新发展。在过去的一年里,国内懂得柬埔寨手语的聋人有更多机会接触及获取时事新闻报道。”

他把这归功于柬埔寨总理洪森积极推动在电视新闻节目中,让手语翻译员出现在屏幕右下角,为聋人提供翻译。

总部设于美国的玛利诺外方传教会,是聋人发展计划其中一个主要资助方。

在柬埔寨分享和发布信息的最有效和最佳管道就是使用社交媒体,尤其是脸书,以让信息尽可能传遍全国各地的人们。

因此,参与了一个专为聋人社群制作的公共服务宣导视频,让他们的手语翻译员参与拍摄。该视频教导聋人如何了解症状、如何避免感染病毒,以及一旦觉得自己已感染病毒时所应采取的措施。

这个重要的抗疫视频,于4月3日,由柬埔寨社会事务部、残疾人福利局和世界卫生组织对外分享。

虽然这些包含针对性内容的宣导视频,在聋人社群中传播有关疫情和抗议措施的信息有很大的帮助,但是他们的安全和健康仍存在其他隐忧。

吉索利指出,只有受过教育和看得懂柬埔寨手语的聋人才有办法明白视频的内容。他说,目前国内仍有很多聋人不曾接触柬埔寨手语和没有接受教育。这些聋人与家人沟通的方式有限,所以他们对疫情和抗疫缺乏了解。

另外,聋人发展计划的办公室、设施和职员活动范围仅限于金边,资源有限;而国内仅有该计划为聋人提供手语翻译员的服务。

吉索利说,“庆幸的是,我们尚未因为疫情爆发,而接到医院要求派送手语翻译员。”

他也说,聋人发展计划正在与其他政府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合作,参与他们拍摄视频的计划。

Krousar Thmey 聋人学校里的年幼学生正在学习手语。(图:Krousar Thmey )

听力障碍者 不应该被边缘化

作为生理上存在部分缺陷的柬埔寨聋人,向来是社会里遭受边缘化的社群。

这背后其中一个主因是直到上世纪末,柬埔寨仍是全球少数没有本身手语的国度。聋人发展计划的成立,正在提升聋人社群与家人和非残疾人士沟通互动的能力,借此改善他们的工作机会和生活条件。

聋人发展计划始于1997年。当年,芬兰聋人协会的田野工作人员来到柬埔寨,并开始召集国内的聋人社群。

田野工作人员与聋人社群碰面后,就开始研发本地人适用的手语。他们记录了经商议后所同意使用的手势,经日积月累后这些手势已发展为一套获得认可的柬埔寨手语。

正当聋人发展计划开始研发供本土化手语,适逢非政府组织“新家庭”(Krousar Thmey)也启动它为失聪儿童提供正式教育的计划。由于其聋人学校急需一套完整的手语,“新家庭”以美国手语手势,作为该校所教导手语的参照基础。

聋人发展计划为16岁或以上聋人提供援助,而“新家庭”组织则协助年纪更小的聋人发展沟通技能。

两个计划各使用不同手语随后产生了问题,但是聋人发展计划和“新家庭”组织尝试整合两套手语的努力一直以失败告终。

直到2013年,在美国国家聋人技术学院的大学预科教育网络的协助和资助下,聋人发展计划和“新家庭”组织联合成立了以双方成员组成的委员会。

委员会被赋予研发和推广一套统一柬埔寨手语的使命,以供这两个紧密合作的非政府组织使用。据了解,目前它的运作良好,并在研发统一手语的工作上取得进展。

虽然聋人发展计划的主要资助组织来自芬兰和美国,但是自从柬埔寨残疾人组织于上世纪初经过重组,并易名为玛利诺聋人发展计划后,就开始获得澳洲的大力支持。

该计划推测柬埔寨有大约5万1000名聋人。由于国内人口普查缺乏详细的统计资料,这是参照了全球各国聋人人口的平均百分比,并应用于柬埔寨的总人口上,所得出的估算聋人人数。

除了需要建立一套完善、统一的柬埔寨手语,柬埔寨聋人社群还面对错失接受教育的困境。这主要是因为失聪儿童的父母缺乏相关信息,其中更有人不明白自己的孩子是因为听力障碍或残疾而无法良好沟通。

一名曾参与聋人发展计划的玛利诺外方传教会成员表示,这些父母无法与孩子正常对话。他们不了解其实国内有援助管道,可让失聪儿童上学接受教育。

为了防范新冠肺炎传播和保护员工与聋人学生的安全和健康,聋人发展计划已经采取系列防疫措施。(图:Krousar Thmey )

组织采取抗疫措施 保护员工与聋人学生

为了防范新冠肺炎传播和保护员工与聋人学生的安全和健康,聋人发展计划已经采取系列防疫措施。

4月3日,计划联合总监查理迪特迈尔神父于玛利诺外方传教会网站发布简报说,他们已把所有聋人学生和实习员工送回家,而全职员工则居家办公。

“目前,只有3名多重残疾男青年仍居住于我们办公设施里的宿舍,而每天也有数名员工探望他们。”

正处疫情期间,他为柬埔寨缺乏一个运作良好的医疗保健系统感到担忧。他说,既是在疫情爆发之前,国内一些地区也没有医院、诊所和经过专业培训的医生。

他称,虽然柬埔寨政府于3月中开始实施抗疫措施,下令关闭学校、宗教场所、啤酒园和赌场等,但是一些成衣工厂和其他一些场所仍可持续运作。

“一些本地人开始主动采取自己的防疫方法。很多家庭已把孩子送出城外,带到各省的偏僻村庄里。”

Olympia   websit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