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Cnb google ads mobile banking (1800 x300)
%e6%81%90%e9%be%99%e4%b9%90%e5%9b%ad
Elysee ads1800x300

“Baby”是“贵宾”

国内
记者:
作者:黄耀辉
2020年4月18日 17:41
2018年10月,Baby与主人在金边市区走马观花。

作者:黄耀辉

金边的太阳很毒,早上7点不到,床前的玻璃窗已烫手,迷迷糊糊爬起,习惯地把重重的窗帘拉上又躺下,来个“回笼觉”。旁边沙发上的Baby也习惯性地、懒散地在用萌萌的眼神瞄我,随即跳下沙发,在离我更近的地方趴下,继续去见属于自己的周公……再过会,我把双脚搭在床沿,拿起香烟点着走向洗手间时,Baby也结束了“早睡”,开始每天必备的撑腿伸懒腰动作,等我洗漱完毕,扭着小屁股跟我向餐厅走去,趴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瞅着我手中的食物,眼神流露出“天下掉馅饼”的奇迹而捡漏。

Baby是“贵宾家族”中的宠物犬,高28厘米,长42厘米,浅红色毛毛茸茸的。在我奉命出国履新10个月后,2017年7月15日Baby也办妥了属于它的“护照”陪主人“随任”到柬埔寨,充当“保卫”工作。它的“护照”是由官方认证的动物检疫检验证及各种免疫证,凭“护照”,才能购买一张价格不菲的国际航空机票。

Baby的“护照”就是Baby,是我女儿起的名。8年前春节前夕的某个上午,正读大学的女儿突然抱回一团毛茸茸的一个小动物,说花了攒下的近3000元人民币,刚出生2个月,大家不喜欢她就带回宿舍自己养。女儿一口气说了许多,我只记住了犬类中,“贵宾”的智商排名第二,但对怎么养才28厘米高,42厘米长顿觉不满。老婆也站在我这边,反对的理由很简单,谁弄它?但女儿不听,直接抱进她书房:我自己养。

我喜欢养犬,没有理由

之前养过三只,最先进入我家的是朋友送的“土狗”,取名“小泉”。“小泉”不“土”,黄色毛,有点野,每每出门,就穿过客厅跑到阳台,从五楼伸出头朝停车场“旺旺”几声算是和主人打招呼。母亲常叨唠:只要“小泉”冲向阳台“旺旺”,她就知道我回来了。家里有一台跑步机,母亲说,她上机跑步,“小泉”也会争着一起跑。偶尔带“小泉”开车兜风,打开车门它便跃上坐到副驾驶位置。老婆隔三差五在旁边的集贸市场买些鸡、鸭肝之类洗干净不加油盐地煮熟搁在冰箱里,开饭时加热拌在饭里,“小泉”吃的很开心。有一天,“小泉”乘家门开着溜了出去,母亲趴在阳台如何呼唤也没有等到奇迹出现。老婆说:真是一只“土”狗。再后来,大舅哥送来一只成年德牧,“牛高马大”,威风凛凛,我像牵回一头小种马回家。大舅哥在反复强调是名犬,因为太“威武”,母亲喂食时心里都发怵。有一天,家里餐台上盖着来不及收拾的剩菜全没了,连碗碟都干干净净的。母亲说,以后家里不用洗碗有“人”干活了,让德牧“打扫”干净了。德牧爱洗澡,老婆把它带到卫生间洗澡时,半天也不离开。

一天晚上,女儿从沙发的一头向我抛过来一本书,德牧突然跃起绕过沙发猛扑向女儿,场面吓坏了家里所有的人。而它,早已把两只前脚搭在我女儿的肩上,它的头已超过了1米6身高的女儿。母亲说,送人,不能再养。结果,连犬的名字还没叫顺,它就成了我一个彭姓哥们工厂的“警卫”。

养开了就喜欢。当年底,我从广西梧州又抱回一条刚满月的宠物犬,卖主说是“皇帝犬”,还没有起名。正值春节前,要陪母亲到深圳弟弟家过年,把它暂寄养在朋友家。接它回时,它躲在朋友屋外的垛里,不敢出来,它害怕朋友家的几只大狗。从此,只要出门散步,它就贴着老婆的脚后跟,生怕主人不要它。由于这只犬掉毛,老婆有些过敏,母亲找到了借口:送人,养我就不能养它!

伍姓朋友的女儿见过“皇帝犬”,好喜欢,我就送给了他。那天,在车上与它说了许多,它似乎听懂了,趴在副驾驶室的座位上,不瞅车外一眼,也不肯下车,要我抱它下来。一年后我问伍,“皇帝犬”如何了?他说,很听话,但小孩要高考了,送回乡下了。直到2009年母亲过世,家里也没有出现过宠物。

2016年2月,Baby在广东家中过生日。

Baby的出现,打乱了家里平静的生活

2017年3月期间,我在北京准备出国履新前培训。一天早上,老婆打电话哭着说,Baby站不起来了。我心里一惊,从发来的视频发现Baby两条后腿拖在地上无法站立。老婆说,宠物医院诊断是后腿的滑车沟有问题,要手术,又不能两条腿一并手术,怕Baby 受不了。几乎没有犹豫,我随即答道马上手术。后来才知道,一条腿要近万元人民币。从北京回广东家里后,Baby又做了另一条腿的手术,住院期间去看它,狗医生叮嘱我们轻手轻脚,担心影响它的情绪,但每次它都知道我们来了,不停在呻吟,似乎要看我们,却又怕我们看它的痛苦……

2019年3月的一天,凌晨5点多,老婆哭着大声叫醒我:Baby屙了好多血。我猛地睁眼跳下床,Baby却在床边吃力地抬起头,金边家里四个洗手间都是一堆堆的血,毫无插脚之地,再看Baby一晚没睡精神萎靡的模样,两眼显得无奈。我怎么问它,它也无法回答,趴在地上似乎告诉我:血全屙在了所有的洗手间,没有给主人添太大的麻烦…

第一次见这此场面,慌了,半天才打电话向金边的医生问诊,抱着它开车赶到宠物医院,经过抽血、化验、照片、打针……忙了一个上午,最后决定住院治疗。一天后,Baby出院了。医生说,吃坏了肚子,是急性肠胃炎。我怀疑是车上的矿泉水过期了。

事后,我还在纳闷,它的血没有屙在房间其它地方,都在卫生间里。之前,无论是国内还是在国外,只要让它单独 “守家”,它就不高兴,在家里添堵,一泡尿要分几个地方撒,像天女散花,主人回来了,就躲起来,直到把卫生搞完了,它才斜视着主人,观言察色地小心靠近,直到“警报解除”。

我喜欢大犬,不喜欢小犬。8年前女儿怎么夸Baby,我都难以接受。有一天,它在客厅撒尿,我忍不住了,一边呵斥一边按以前的套路,把浸透它尿的报纸放在家里唯一没有装坐厕的“公用”洗手间,随手关它进去,再用消毒水把之前的尿地拖一遍。几天后,它就习惯自己去洗手间,加上外出回来习惯性地等洗后脚再进门,结果,Baby讲卫生成习惯,并保持在国内外住酒店。因为体积小,随便用一个纸袋装下不让Baby别露出头,前台服务员无法发现。进了酒店房间,把它从纸袋里放出来,指着房间的洗手间说,“去”,它就跑进去“放松”,出来后等着主人用纸擦干净“下身”跳到房间的沙发上趴着。临出门时,叮嘱它“别出声,出声人家不让住。”晚上回到酒店,它才兴奋地等着 “开饭”,直到离开酒店,始终没人知道它的光临。

又因为个子太小,不“威武”, Baby刚到家时确实不喜欢,但女儿喜欢,还威胁说不喜欢她就带回大学的宿舍养。还是因为太小,老婆也不喜欢,要女儿去“退货”,即使贴钱也不养。老婆要上班,家里只有我是“自由人”。Baby很快摸准了环境,我成了它第一个“公关”的重点,先是趴在我坐的沙发脚下紧靠我的脚,推开它后又靠上,我盘脚而坐,它就不时用前脚爬我的手或脚,提醒它的存在,还趁势跳上沙发与强行与我“亲热”,常常爬到我腿上的手提电脑提醒我它的存在,一根筋地认死理要改善和我的关系,粘人粘到骂它,它听不懂,推开又回来,直到家人个个“攻破”。每到老婆下班时分,它就站在沙发上,头朝家里的门等着,一听到开门声,立马跳下沙发在门口迎接。Baby把自己当作家里的主要成员之一,一点也不客气,经常是大人睡着了,它就跳上床,冬天还要在两个人之间往里直钻,似乎不盖被子不像睡觉,直到在被窝里热得不行,再从脚底钻出来……遇到下雨天,不能散步,它就遵守家里的“规定”定点“放松”。

它不接受再“教育”,在它的世界观里,压根也不着调,更没有“国际形象”之说。在金边,主人说“不去”,它就非常“恼火”地赌气不送,躲到看不见的地方,回来让主人“搞卫生”找鞋子。一听说,“走”,它就兴奋地在主人脚边直打转,扯主人的裤脚,像在说“快点走”,毫无来自大国的矜持,更没有稳重之说。

Baby每天都等着我们

Baby是出国“随任”的,在金边华人圈,中资企业,包括当地华媒圈都喜欢Baby的乖巧,但Baby偶尔做过了。金边家里有本地人搞卫生,每次都围着不停地叫,远远地爬在地上眼瞪着看人家搞卫生,对方要把垃圾提走,它就追上前老叫,像在提醒主人:有人拿东西走了。遇到说普通话的人到家里,它也叫,嗅几嗅,很快就趴在地上听宾主聊天,好像它能听懂似的,相当认真。如果带它出去吃饭,就趴在为它准备的椅子上,头也不抬地“听”人家吃……

2018年底回国休假期间,Baby寄养在金边宠物店,店里全是当地员工,Baby和店里人的关系很好。直到回金边接回家后,偶尔路过店里,Baby还是显得格外激动,从进门开始就匍匐地朝每位员工走去,分明在感恩他们曾经的照顾。

你养它一时,它跟你一世,它不说人话,但能听懂人话。金边华人宏恩医院院长陈新华的话我记忆犹新。

2019年8月,女儿在广州举行婚礼,有Baby送“结婚戒指”的环节。当年3月起,老婆就开始着手在金边找能代理办回国的宠物店,一番验血、打预防针,预定机票,4个月后拿到Baby回国的“护照”,远比主人办“护照”复杂多了。

2020年春节休假回国,原本计划与留在国内的Baby过一个荣归故里的团聚春节,但突然而至的疫情打乱了。每天都在家里,直到回金边前,送它到“宠物托养所”寄养,每天店主的视频都在说:Baby生活的很好。

其实,视频里,Baby每天都等着我们。

据说,中国农业农村部已起草了将犬类定为“伴侣动物”,挺好的。

Olympia   websit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