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Cnb google ads mobile banking (1800 x300)
%e6%81%90%e9%be%99%e4%b9%90%e5%9b%ad
Elysee ads1800x300

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组长艾翔接受《柬中时报》专访

国内
记者:
黄如丽、郑南
2020年4月02日 10:29
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组长艾翔(左)接受本报采访主任黄如丽专访。(图:柬中时报)

3月23日,中国援柬抗疫医疗专家组一行七人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随机运抵的还有8.1吨中国政府援助的医疗物资,包括N95防护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医用防护服、红外线体温枪等。

专家们一下机,便与柬埔寨卫生部部长蒙文兴举行会谈,马不停蹄走访柬苏友谊医院、定点收治机构、转诊医院、社区等。专家们驱车200多公里前往西哈努克港,西港是境内确诊病例最多的地区。专家们白天调研、晚上分析总结,每天都忙到隔天凌晨。

3月29日,中国援柬医疗专家组组长艾翔在百忙中接受本报专访,详细介绍专家组在柬工作,分享专家组根据柬埔寨的国情,正在协助柬埔寨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防控救治方案。

●问:中国医疗专家组已在柬工作六天,请您介绍专家组的工作内容?

答:中国医疗专家组3月23日抵达柬埔寨后,我们跟卫生部进行会议沟通,了解柬埔寨当前疫情防控的基本情况。我们马不停蹄的走访柬苏友谊医院,还有一些作为定点收治机构的社区医院、转诊医院,以及出现确诊病例的社区。前两天,我们还专程前往西哈努克港,拜访在当地隔离治疗的30多人法国旅行团,通过现场走访,与当地工作人员、医务工作者、社区工作人员的沟通,我们已经基本了解目前柬埔寨疫情防控的主要问题。

●问:请您具体介绍一下西港的疫情?

答:西港是柬埔寨确诊病例较多的地区。柬埔寨累计确诊病例中,多数都是输入性病例,比如从国外抵达的旅行团,像是西港确诊的法国旅行团,以及前期参加马来西亚宗教集会返柬后被确诊,这些都是输入性病例。

我们没有发现在柬埔寨有大范围的本地人民被感染的病例。目前,当地一些病例,是与输入性病例患者有过亲密接触,比如法国旅行团的柬埔寨司机和两名导游。

西哈努克港是柬埔寨最重要的经济特区,所以卫生部非常希望我们能够去当地了解一下情况,所以我们专程前往当地,花了两天时间进行实地走访和调研。

我们抵达西哈努克省后,受到当地省政府的热情接待,我们与省政府领导和卫生厅领导举行了座谈交流。当地的领导反馈目前西哈努克省病情的基本情况,我们听完以后也给他们提出一些建议,主要细分成5个方面。

第一,在社会层面扩大宣传,告诉老百姓这个疫情并没有那么可怕,只要科学防控就是可以控制住,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

第二,鉴于当地出现较多输入性病例,我们也跟当地官员沟通,希望能够进一步把控住输入的关口,比如机场、车站、码头等采取早期的防控措施,那么我们也高兴地看到,柬埔寨外交部宣布3月31日暂停一般外籍人士入境。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控制大批外国人进入柬埔寨。

第三,对当地已经出现的确诊病例,防止他们引起国内的社区传播,就是说跟本地老百姓发生的互相感染,但是这个情况目前还没有发生。不过,我们觉得这是潜在的风险,不能因为没有发现而忽视。

第四,我们希望通过双边的支持和帮助,尽快的提升柬埔寨国内的核酸检测能力和速度,这个确实是制约柬埔寨卫生部防疫工作的重要环节。在金边的巴斯德研究院是唯一的检测机构。现在,柬埔寨卫生部为了应对疫情进一步加重,而在公共卫生研究院的病毒检测实验室做相关准备。我们专家组也去看了研究院的建设情况,发现实验室具备条件,如果后期加强设计和设备,将有助于提高柬埔寨的检测能力。

第五,我们正在想方法,尽快提高柬埔寨对确诊病例的临床救治水平和能力,这是非常关键的事情。如果说前面的工作已经做好了,病人还是出现,那么我们要怎么治好他们,不要让他们从轻型发展成重型的,或者说已经是重型了,不要发生死亡,这就是我们医疗最终的目标。

中国医疗专家组3月23日抵达金边国际机场。(图:柬中时报)

●问:请您谈一下柬埔寨抗疫防疫工作面对的问题和挑战?

答:从硬件来说,主要问题就是实验室的检测能力和水平,你一天能检测多少病例,检测越多就可以帮助你更快、更好的把一些没有得病的人群,给他清理出来,尽快地把那些已经被感染的人员确定下来,这才能有助于后期的工作。对确诊患者进行隔离,不要他向周边传播病毒,尽快地给患者提供治疗,让他们尽快恢复。

另外,柬埔寨目前面对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4月中旬柬埔寨新年即将到来,这是我们比较关注的问题。我们跟柬埔寨卫生部反复沟通,如何更好的管控、减缓人流短期大幅的回归。这就如同中国在1月底、2月初的时候,那个时候正好是中国的农历新年,我们也面临中国人口大量的、快速的、短期的流动。当时,中国湖北武汉宣布“封城”,其他城市也做出类似的管控措施,禁止人员进出。

当然,这是中国的方法,这样的方法适不适合柬埔寨,适不适合这边的老百姓。这个是根据柬埔寨具体的国情,进行集合讨论。我们并不能生搬硬套,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经验分享,与柬埔寨卫生部沟通,帮忙他们找到一个方法,通过宣传和其他措施,让这些回来过年的柬埔寨人民减少不必要的社交活动。即把这个年过好,同时也不造成病毒扩散和传播。

●问:中国医疗专家会向柬埔寨医生传授怎样的医疗技术?这些技术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答:经过这几天的走访、与医护人员的沟通,我们发现柬埔寨的医疗卫生系统已经在实行了。这个疫情爆发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很多医疗方法和措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网站上,在一些公开的信息里面都能够看得到。

柬埔寨卫生部根据他们实际情况结合病例的特点,已经开始在做这些工作。而且我们也不断地看到,患者陆续治愈出院,这些都是很好的情况。

我们与柬埔寨医疗卫生人员沟通交流的时候,往往更多的是着重在用药的方式、方法、计量。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更适合柬埔寨的有效治疗方法。因为在治疗方面,针对不同的病人,他的表现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只能采取个性化的治疗,不是说一套方案出来以后,抛出去,所有的病人都能达到一样的效果。

中国医疗专家走进西哈努克省政府医院,了解医院治疗方案。(图:柬中时报)

●问:柬埔寨卫生部希望中国医疗专家协助建立疫情防控方案,这个方案是否在建立中?

答:是的。这个方案正在建设中。其实,柬埔寨在防控方案方面已经有了前期的准备,由于两国的国情不同,传染性疾病的防控还要根据地区流行的特点来决定。很多政策,包括国家层面的政策,对社交活动的管控等。这些具体问题,只能随着后期工作深入以后,才能不断地推敲。一个大的方案,大家都有一个共识了。接下来,需要与卫生部进一步沟通,把整个防控体系进一步地推敲。

●问:就如您刚才所说的,柬埔寨还没有出现大型的社区感染,这是因为什么样的因素,有人说这是气温的原因?

答:根据我们的经验,气温的因素并不是绝对的可以拿来做考量的因素。因为病毒活力,病毒的传播力,这是科学的问题,那么确实我们现在从科学研究的角度来看,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在这样的气温下,病毒一定会比其他地方要弱一些。就像泰国、菲律宾,他们的气温跟柬埔寨是相似的,他们出现大面积感染病例,柬埔寨现在还是控制得比较好,所以气温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因素,所以我之前就说不能掉以轻心,不能总觉得这里的气温,或者这里有一些特殊的东西可以阻挡这个病毒,我们始终要有一个科学的态度去看待这些风险问题。

我们现在说的是,我们没有看到大规模的社区传播的证据,不代表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防止病毒扩散,都是我们要跟柬埔寨卫生部共同做的。我们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心,这样才能更好地预防疫情扩散。

●问:柬埔寨人民对病毒的了解相对薄弱,柬埔寨政府出动“喇叭车”,深入乡村广播宣传防范措施,借此机会,我们想请中国专家分享正确的防护措施。

答:从公众层面来说,我们更多鼓励的是,开窗通风,尽量不要待在密闭环境。开窗通风,阳光进来,空气进来,风流动起来,这个病毒容易被吹散。第二,勤洗手,注意个人卫生,因为这个病毒通常是从手来传播,不是说通过手的皮肤进入体内,而是你的手不干净,接触可能被病毒污染的东西,然后你就去摸你的脸、嘴巴、鼻子,那么病毒会通过这个途径进入你的体内,造成感染,所以说勤洗手,科学的洗手,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在人多的地方,比如市场、超市、公共交通工具,建议大家正确佩戴口罩,防止飞沫传播。

中国帮助柬埔寨应对这场全球性危机,让柬埔寨人民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让柬埔寨越来越欣欣向荣。(图:柬中时报)

●问:通过此次柬中抗疫合作,您认为这对两国未来的公共卫生领域合作带来哪些推动作用?

答:这个事件是全球性新生的病毒,对全球各个国家的公共卫生体系带来巨大的挑战。世界各国都在为新冠病毒的传播治疗竭尽全力,那么我相信通过这次医疗专家组来柬埔寨协助抗击疫情,肯定能够全面的,更好的加强两国的合作,这个是我们愿意也希望看到的局面。

●问:此次中国医疗专家来柬埔寨,受到柬埔寨政府和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和感激,请谈您对柬埔寨政府和人民的热情和反应,有什么样的感受?

答:我们从下飞机那一刻,就感受到柬埔寨人民对我们的这种热情和期盼,我们非常非常的感动,同时我们也感到自己肩上的单子越来越重,我们承担着国家的任务,来这边跟柬埔寨卫生部一起做好这个工作,我们有信心在洪森总理的英明领导下,我们一起和卫生部的同事想尽一切办法,建立一套符合柬埔寨实际情况的方案和措施。真正的帮助柬埔寨人民和国家,应对这场全球性的危机,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让柬埔寨越来越欣欣向荣。

Olympia   website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