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Banner app copy
Additional year end web banner3

柬埔寨政府首推现金转移 快速有效纾解贫困

国内
记者:
陆积明
2022年8月22日 08:09
约70万户贫穷家庭获得政府发放现金纾困。(图:UNDP)

(金边讯)柬埔寨政府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有效推行“现金转移”政策,帮助贫穷家庭渡过疫情难关,成为另一项备受国际社会关注和赞扬的成就。

为了减轻疫情对低收入和易受害群体的冲击,柬埔寨政府于2020年6月起推行“现金转移” (cash transfer)政策,向约700万贫穷家庭发放纾困金。

这也是柬埔寨政府有史以来首次采取“现金转移”措施,因此其执行方法和成果备受政府和国际机构关注。

在2020年,政府一共发放了3亿美元纾困金,而2021年则增加至3亿6500万美元。

联合国开发署(UNDP)与国家社会保护理事会近期针对“现金转移”对经济和社会带来的冲击,进行了全面分析和评估。

报告称,“现金转移”对经济增长带来了正面作用,2020年推高了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0.55%,而2021年则是0.45%。

它表示,新冠疫情导致柬埔寨贫穷率上升至17.7%,惟在实行“现金转移”政策后,生活在贫穷线下的家庭,从17.6%下降至11.2%。

“‘现金转移’受益家庭比其他经济状况相同的非受益家庭,更能确保不会挨饿, 同时更有能力储蓄、无须举债渡日,子女也更不易辍学。”

“现金转移”对国内生产总值(GDP)和家庭消费的乘数效应(multiplier),分别为1.27倍和2.24倍,比富裕国家仅0.3倍和0.5倍要高出许多,这反映了柬埔寨政府发放的“纾困金”,和国家经济规模相比,其比率要比富裕国家要来得高。因此,“现金转移”能够帮助贫困家庭更快渡过疫情难关。

“现金转移”受惠家庭共约70万户,占柬埔寨家庭总数的19.5%,家庭成员人数多达280万人,平均每户家庭获得45美元援助,约等于这些家庭每月收入的33%。

无论如何,“现金转移”政策也导致柬埔寨政府承担沉重的财政负担,估计每月财政负担达到4000万美元,并导致政府财政赤字恶化,2021年财政赤字估计占GDP的11%,2022年则占GDP的6.5%。

“贫穷证”(ID Poor)项目定期访查和更新贫户资料。(图:UNDP)

“贫穷证” 成为消贫减穷新工具

在爆发新冠肺炎疫情的半年内,柬埔寨政府便首推“现金转移”,迅速和及时帮助全国将近70万户贫穷家庭,这须归功于“贫穷证”(ID Poor)项目。

在以德国政府为首的发展伙伴协助下,柬埔寨于2006年正式开展“贫穷证”项目,成为柬埔寨减穷扶贫的重要工具之一。通过定期访查和更新,它提供了及时和可靠的贫户信息,让众多柬埔寨政府部门和非政府组织得以制定针对性的“消贫”政策和计划。

“贫穷证”项目发挥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减少不同机构和组织“重复鉴定”贫户工作,从而节省资源和提高效率。

被鉴定为“贫户”的家庭,将会获计划部分发一张“贫穷证”,并有资格免费享有其他部门提供的服务。

在未发生新冠疫情之前,“贫穷证”持有人已享有多项福利,包括政府医院和诊所免费医疗和车马费津贴、地方政府免费服务、子女奖学金和食物券、法律保护、水电费减免、分配社会福利特许地和农业相关援助、孕妇和未满两岁儿子补贴等。

在贫穷家庭受到疫情冲击陷入生活困境后,政府毅然决定推出“现金转移”政策,向“贫穷证”持有人发放纾困金。凭着及时和准确的数据,“现金转移”政策快速见效,帮助贫户及时获得现金,解决迫切面对的生活难题。

政府发放的疫情纾困金,相等于贫户每月收入的三成。(图:UNDP)

有利明年全国大选

研究报告指出,因推行“现金转移”政策而受惠的家庭,予以中央和地方政府高度正面评价,包括信任、服务改善和发放现金透明度等方面。

在今年6月举行的第5届乡和分区理事会选举中,由洪森总理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党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赢得约八成的议席。

人民党能够大胜,有赖于政府成功开展全国接种新冠疫苗运动和有效防控疫情,同时及时推行“现金转移”政策,帮助贫穷家庭纾解困境。

而即将在明年7月举行的第6届国会选举(大选),得到政府帮助的贫户预料将成为执政党的“铁票”。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报告称,“现金转移”并不会引发“道德危机”问题,令受惠家庭变得“懒散”和依赖政府救济渡日。

它指出,前后三轮的调查结果显示,受惠和非受惠家庭打工成员比例并没有出现显著的差别。

“这说明了现金转移项目不会鼓励受惠家庭成员宁可在家赋闲,而不愿找工作和获得收入。”


广告
Cc time w 1500 x h 600 px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