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Ads w1800 x h300
Lifujidian 2

疫情冲击城市低收入人群 柬埔寨涌现“新贫族 ”

国内
记者:
陆积明
2022年4月11日 08:11
城市贫穷人群受到忽略。(图:社会福利部)

(金边讯)新冠肺炎疫情重创世界各国经济,被誉为“亚洲新老虎”的柬埔寨也无法幸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期发布的研究分析,新冠疫情估计造成柬埔寨贫穷率(家庭收入每天低于1.90美元),从疫情前占家庭总数的10%,激增至17.3%。

为了减轻疫情对低收入和易受害群体的冲击,柬埔寨政府果敢决定于2020年中推行“现金转移”政策,向710万贫穷家庭发放纾困金,平均一户家庭每月获得45美元救济。

然而,这项政策主要是帮助居住在农村的贫户,而数十万名在城市挣扎且无固定职业的人士,因疫情失去收入而沦为“新贫族”(New Poor)。

这批被忽略的“新贫族”,多是服务领域的散工,不享有任何社会保险保障,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形容为介于贫和非贫的“失踪中间”(missing middle)。

旅游服务业受重创 家庭经济收入锐减

新冠肺炎疫情对不同经济领域的冲击程度不同,其中零售、餐饮、交通和酒店业承受的冲击最大。

这些领域多是雇佣“非正式”员工,许多人被雇主“裁员”后失去收入,也令家庭陷入经济困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拥有成员在这些领域服务的家庭,几乎都面对家庭收入减少或甚至完全没有收入的情况,许多家庭因而跌入贫穷线下。

疫情冲击对农村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冲击程度也不同。农村家庭主要经济来源来自出售农产品,并获得政府现金纾困,对来自服务领域的收入依赖不高。

而城市低收入家庭情况则相反,约三成是在酒店业服务,六成并非正式员工,许多家庭因疫情而被迫变卖财产和增加举债,以渡过疫情难关。

 柬埔寨政府“现金转移”政策,帮助16万4000户家庭“脱贫”。(图:社会福利部)

政府发放纾困金 助逾16万家庭脱贫

自柬埔寨政府是于2020年6月开始向贫穷和易受害家庭发放应疫纾困金后,这项“现金转移”政策便不断展延实施,至今已发放约4.5亿美元。

政府把这项政策列为暂时性措施,将每三个月进行检讨和决定是否展延,而2020年设定的预算为3亿美元。

然而,由于疫情持续肆虐,政府决定多次展延这项措施,而累积发放的纾困金也超出原本预算的50%。

政府是通过社会福利部,每月直接把纾困金存入受惠贫穷家庭的Wing银行账户,受惠家庭超过71万户,占柬埔寨家庭总数的19.5%,家庭成员人数则多达280万人受惠。政府因此每月须承担超过3000万美元支出,平均每户家庭获得45美元援助,约等于这些家庭每月收入的33%。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对受惠贫穷家庭而言,纾困金犹如“及时雨”。

由政府发放的每月45美元纾困金,使受惠家庭每天收入增加1.50美元,帮助许多家庭免于跌入贫穷线(家庭每天收入低于1.90美元)下和面临断炊厄运。

它估计,新冠疫情对柬埔寨超过三份之一家庭收入造成影响,也使到生活在贫穷线下的柬埔寨家庭,从疫情前的10%,激增至17.3%;在获得政府现金纾困后,贫穷线下家庭约占12.6%,这意味着16万4千家庭得以“脱贫”。

这突显了“现金转移”政策对减轻疫情对社会冲击的显著作用。

《柬中时报》制图。

不符合救济资格 26万家庭深陷穷困

由于不符合“现金转移”政策申请资格,约有26万贫穷家庭未获任何救济,而沦为“新贫族 ”,当中60%是居住在城市地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称,由于“现金转移”政策主要是照顾农村贫穷家庭,因此城市“新贫族”往往受到忽略。

它指出,“新贫族”的特征是集中在城市生活,大部份是在服务领域打工,因没有固定职业和得不到社会保障,而在城市边缘苦苦挣扎。

“如果你遇到一名在金边餐厅打散工作的青年,他很有可能便是‘新贫族’。”

它强调,柬埔寨政府现行政策,令“新贫族”不符合申请“贫穷证”(ID Poor)资格,被排除在获政府援助的大门之外。

它认为,虽然柬埔寨政府致力减贫,惟在大量城市工人沦为贫穷阶层后,将令柬埔寨贫穷人口不减反增。

全国71万户贫穷家庭得到政府救济。(图:社会福利部)

雇主可轻易裁员 工人饭碗缺保障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柬埔寨企业优先选择裁员,以降低营运成本和渡过经济难关。

为了了解新冠肺炎疫情对东南亚国家私人企业造成的影响,世界银行于2020年展开《商业脉动调查》,分别对菲律宾、柬埔寨、缅甸、印尼和越南企业进行调查;其中,世银于该年6月和9月在柬埔寨5个省市一共调查了超过500家不同规模和行业的企业。

在疫情影响下,将近43%企业面临了融资问题,26%面对原材料供应短缺,另有22%遭遇供应商拒绝提供账期和付款延期。

为了应对疫情影响,柬埔寨企业采取裁员、减薪或缩短工作时间对策。在9月,裁员的受调查企业比例为30%;减薪的企业比例为14%;缩短工作时间的企业比例。

与柬埔寨相比,选择裁员的越南企业比例只有11%。

世银研究人员认为,柬埔寨偏高的企业裁员现象,可能与将近半数的工人属于非正式雇员情况有关,这使到雇主可以无须根据《劳工法》法规而轻易裁员。

在失去工作饭碗后,被裁退的员工即刻限入生活困境,许多人甚至因此因三餐无继而挨饿。

广告
Cana trush banner ads v 2250x900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