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Ads w1800 x h300
Lifujidian 2

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对柬埔寨经济社会冲击有多大?

财经
记者:
陆积明
2022年3月21日 08:00
在克里斯能源公司宣布破产后,柬埔寨采油计划宣告“夭折”,必须完全依赖进口燃油。(图:矿产和能源部)

(金边讯)俄罗斯与乌克兰战争冲击全球经济,柬埔寨政府正在密切关注局势发展,并拟定应对策略和措施。

自俄罗斯于2月24日进攻乌克兰至今已将近一个月,战争丝毫未有停息迹象,除了导致大量伤亡和数百万乌克兰人民逃难外,全球经济也因欧美国家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而受波及。

由于俄罗斯是世界第二大石油生产国(日产970万桶),俄罗斯受到制裁也影响全球石油供应,导致国际原油价格飚升。

柬埔寨完全依赖从外国进口燃料,自俄乌战争发生后国内汽油和柴油零售价便节节上升,这将对通货膨胀起连锁效应。

此外,由于国际石油供应面对不确定因素,政府也可能被迫提高石油储备,以应付突发或紧急事件。

在爆发俄乌战争后,洪森总理便对国内将出现燃料价格上涨问题表示担忧,并希望柬埔寨民众能够谅解。

他认为,俄乌战争是继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对柬埔寨和世界经济的第二波冲击。

根据商业部发布的最新燃油零售顶价(3月16日至4月1日),普通汽油和柴油零售价每公升已涨至5300柬币(约1.29美元)。

部份油站出现“断油”现象,背后原因可能是业者“囤积居奇”。(图:柬中时报)

若油价持续上涨 政府或增加补贴

若油价持续上涨,政府或被迫重新调整燃油补贴政策,惟这势必加重政府的财政负担,甚至影响多项未来计划。

商业部发言人班速杰向《柬中时报》记者表示,政府早在2016年便实行汽油定价机制,规定油站出售的普通汽油和柴油不能超过“顶价”。

他表示,2018年当汽油零售价达到每公升6000柬币高水平时,政府决定对普通汽油和柴油进行补贴,即每公升补贴0.04美元,以减轻广大消费者的负担,这项补贴一直延续至今。

他指出,除了提供补贴外,政府自2018年起也“冻结”燃油税务,即普通汽油税务保持在每公升0.1847美元,柴油则为每公升0.0742美元。

“即使国际油价不断上涨,政府也未相应调高燃油税务。”

他称,政府因为提供补贴和降低税务,令国庫损失钜额收入。

班速杰强调,若国内汽油和柴油零售价再创新高,政府可能会重新调整现有政策,包括检讨补贴和税务。

此外,他也称,为了“未雨绸缪”,政府或要求燃油进口商提高石油库存,以确保我国拥有充足的石油储备应对可能发生的石油供应危机。

面对国际油价快速上涨,政府也决定把新燃油零售顶价生效期限,从现有的15天,缩短至10天。

商业部部长班苏萨称,这项新措施将能更快对国际油价波动作出调整,对各方如进口商、零售商和消费人都有利。

商业部发言人班速杰。(图:柬中时报)

燃油补贴开支每年上亿美元

由于财政负担日益沉重,令政府承受更高燃油补贴的能力受到局限。

国际油价飚升,除了对国内物价产生连锁反应外,也对原已因疫情而面对财政赤字扩大的柬埔寨政府造成沉重的压力。

柬埔寨商业部披露,为了减轻民众的经济负担,柬埔寨政府决定对国内汽油零售价进行补贴,平均每公升补贴0.04美元,这加重了政府的财政负担。

据了解,政府燃油补贴数额每年超过1亿美元,例如2018年国际油价一度达到每桶接近90美元水平,洪森总理决定采取补贴措施,令政府须承担8300万美元,另外因降低燃油入口税而损失3000万美元。

无论如何,与2018年情况相比,如今因俄乌战争而触发的油价爆涨危机,对柬埔寨经济造成的冲击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8年,柬埔寨经济仍处于经济快速增长轨道,带动政府税收和储蓄显著增长;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2020年柬埔寨经济陷入萎缩(-3.1%),政府更面临税收减少而开支激增的压力,不得不大举向外借贷来应对疫情和振兴经济。

根据财经部报告,前年(2020年)政府共向外借贷2.36亿美元,去年(2021年)共借贷13.81亿美元,而今年借贷预料将不低于5亿美元。

商业部发言人班速杰坦承,燃油补贴已成为政府的“沉重负担”,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下。

他说,除了税收减少和医疗开支剧增外,政府还采取多项社会保护措施,以协助贫困家庭和失业工人渡过经济难关,如发出纾困金和工资补贴。

“除非国内燃油零售价突破每公升6000柬币水平,我认为政府在现阶段将不会考虑重新调整燃油补贴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财经部发布的数剧,自政府于去年11月中宣布恢复开放各个经济和社会领域后,燃油进口量便出现显著增长趋势,其中去年11月燃油进口额创下9170亿柬币(约22.37亿美元)新高,比疫情前(2019年11月)的14.34亿美元,增长了将近六成。

柬埔寨燃油进口(2019年至2021年)。(图:柬中时报)

俄乌非主要市场 对出口影响有限

由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并非柬埔寨的主要贸易国,因此这场战争对柬埔寨出口影响将十分有限。

商业部发言人班速杰披露,2021年柬埔寨对乌克兰出口约为800万美元,同比增长24%;对俄罗斯出口约为9400万美元,同比增长37%。

他说,与柬埔寨主要出口市场,如美国、欧盟、中国和东盟国家相比,柬埔寨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出口规模并不大。

然而,他指出,俄罗斯和乌克兰市场具有庞大的发展潜能,特别是近年来柬埔寨对这两个国家出口快速增长。

他补充,目前柬埔寨正与以俄罗斯为的欧亚经济联盟(EEU)开启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工作,以进一步深化双方贸易和投资合作关系。

他说,一旦双方签署自贸协定,相信将能进一步推动柬埔寨对俄罗斯及EEU其他成员国的出口。

欧亚经济联盟,亦称为欧亚联盟(EEU),是一个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亚美尼亚等5个前苏联国家为加深经济、政治合作而组建的国际组织。

柬埔寨通货膨胀(2013年至2021年)。(图:柬中时报)

油价上涨猛如虎 交通成本创新高

油价飚升势必会对通货膨胀带来连锁反应,令消费人的钱包“缩小”。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柬埔寨民众早已感受到油价上涨的压力,2021年交通物价指数一年来暴增了10%,是过去10年从未发生的情况。

在计算物价指数的一揽子货物中,交通比重为12.23%,仅次于食物和非酒精饮料(44.78%)、住房和水电(17.09%)。

这也意味着,2021年通货膨胀,有将近23%是由交通指数推动,主要原因是燃油价格大幅升高。

油价上涨也将迫使运输和物流业者提高收费,进而增加原料和成品运输成本;而驾车族也将因汽油开销增加,而减少其他支出,影响国内消费。

此外,在预期油价将会继续上涨的心理作用下,部份商家可能“囤积居奇”,以便能高价套利,例如近期已有部份油站出现“断油”现象,背后原因可能是业者故意停止出售汽油,以等待油价上涨时牟取暴利。

物价上涨对不同阶层人士带来的影响程度不一,贫困和低收入家庭承受的压力,将远远超过其他阶层。

2019年柬埔寨人均国民所得(GNP)为1694美元,全国一半人口每月可支配收入仅95美元,而收入最低的20%人口每月可支配收入更只有20美元。

若油价上涨“失控”,将可能令这些家庭因买不起食物和药物,而忍受饥饿和病痛煎熬。

广告
Cana trush banner ads v 2250x900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