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Phnom penh industrial co.  ltd
001 (1) 2
1800px x h300px
Lifujidian 2

柬埔寨政府和劳资三方须携手合作 挽救成衣业

国内
记者:
彭愉雯
2021年6月14日 10:32
成衣业是柬埔寨最重要产业,为超过60万名女工提供饭碗。(图:柬中时报)

(金边讯)作为柬埔寨最重要的制造业,成衣业占国内商品出口高达85%,惟该行业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面临连串打击。

柬埔寨中国商会纺织企业协会会长何恩佳接受本报访问时,以“岌岌可危”形容成衣制造业。

他表示,自2020年初起,这两年国内成衣业都在负成长的状态,接连打击也让业者惶惶不可终日,处于恐慌情绪。

从2020年初物料短缺、及后全球疫情爆发,欧洲订单大量取消,再到今年初柬埔寨疫情爆发,都一再对成衣业造成多重压力。

他说,“继续运作的工厂,都是在恐慌中运作;目前的心情很难去描述,都是在战战兢兢中,能运作一天就运作一天,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他指出,2021年初因缅甸政变,当时有很多缅甸订单转移到柬埔寨,令成衣业看见一丝曙光,没想到随即爆发疫情,金边更在4月进入“封城”状态。

他称,封城以后工厂停摆,遵守政府谕令,仍需给付工人半薪,更有工会以罢工威胁,要求付全薪。另外如爆发疫情,业者更需自行处理集体隔离等。

对此,何氏呼吁当局应聆听业者心声、工人应值此艰难时刻同舟共济,不要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商会纺织企业协会会长何恩佳。(图:柬中时报)

他忧虑地指出,已有很多业者不支转手业权甚或倒闭,“我们希望公众能理解工厂的难处,工厂能继续生存,才能给工人带来稳定收入,才能为继续为柬埔寨贡献。“

“我们希望帮助政府、帮助柬埔寨,但是不能把所有压力都压在工厂身上;我们希望政府能力所能及地帮助成衣业,如税务减免等。”

他强调,成衣业的荣衰事关数十万柬埔寨人的生计,呼吁政府应着意维护成衣业存续,将有利于工人生活稳定和国家税收。

“如果要这个行业继续发展、稳定发展,希望政府在财政方面多关心,(成衣业)才能继续为柬埔寨贡献。”

柬成衣业加强与区域合作  有利促进行业发展

疫情下的一年,何恩佳坦言这无疑曝露柬埔寨成衣业体制上的“先天不足”。

柬埔寨作为一个加工生产基地,高度仰赖采购国外原材料,这导致尽管2020年国内疫情管控良好,成衣业却已大受打击,因为当中大宗原材料来源国中国正面临疫情爆发,原材料工厂骤然停业,拖累柬埔寨成衣加工工厂。

对国内成衣业开始加强区域合作与渠道沟通,他表示,这将有利成衣业的发展与促进。

柬埔寨成衣厂商会(GMAC)联合孟加拉、中国、缅甸、巴基斯坦、越南,六国主要成衣试生产过成衣商会组成“亚洲地区永续纺织业网络”(STAR Network),希望通过集体力量与品牌商、采购商谈判,确保实行更公平的采购方式。

何恩佳指出,业者其实一直最希望的是,政府能着意发展柬埔寨成衣业源头产业,完善产业链,才能根本上提升本地成衣业竞争力、稳定发展。

“柬埔寨是一个加工生产基地,原材料产业是比较少的,虽然近几年也有织造厂、染色厂进驻,开始有原材料生产,但是受限于柬埔寨水电(成本)比较高,这些行业不比越南、孟加拉等其他国家发达。”

“如果说能由柬埔寨本地源头生产的话,将给(成衣业)带来时间上、成本上带来极大的节约,这是我们最期望的。”

惟他遗憾表示,目前国内水电不稳定且成本昂贵,导致国内外对原材料生产产业兴致缺缺,投资缓慢。

他也建议政府应放宽业者自主使用如太阳能及风能等干净能源,予商业或环境保护而言,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新冠疫情重创柬埔寨成衣业。(图:柬中时报)

工人陆续接种新冠疫苗  成衣业终究会度过阵痛期

无论如何,何恩佳仍对未来展望表示乐观。他指出,目前柬埔寨接种新冠疫苗进度骄人,有望迎来整体经济复苏。

“我的看法是,如果柬埔寨(全民)接种能达到80%,柬埔寨整体经济将得到保障与恢复;柬埔寨政府还是很有远见,在东南亚(诸国之间)弥足珍贵,作为一个不发达国家,能在疫苗接种上如此发达,确实是难能可贵。“

何恩佳审慎指出,尽管目前仍面对欧洲订单出走,工人有待接种疫苗的阵痛期,但相信已走到隧道尽头,即将迎来光明,“去年后期开始增加美国与其他国家订单,(成衣业)也算走过来了,阵痛期或许还没过,但是差不多过了。“

他指出,相比其他代工大国,如印度、孟加拉与越南,柬埔寨所承受冲击明显较少,”总体而言,其他东南亚国家也面临疫情,柬埔寨因为人口总量、劳动总量、经济总量不大,所以(疫情)冲击也会相对小。”

“随着柬埔寨疫苗接种率不断的提升,柬埔寨或许会比周边国家先走出来。”

广告
W hanuman 750w 300h
555111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