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 time gif
Cc times banner 2020 final
Cnb google ads mobile banking (1800 x300)
%e6%81%90%e9%be%99%e4%b9%90%e5%9b%ad
Elysee ads1800x300

随笔:忆林老

华社
记者:
作者:杨豪
2020年9月09日 15:25

作者:杨豪

2020年9月6日,从微信中看到许姐发出的消息:林振寒逝世了。接着又从陆续的有关信息中得知:林老是在2020年9月3日于美国南加州康惠尔医院逝世,享年93岁。他本来住在养老院,不幸受医院护工传染新冠病毒,医治无效而去世。

一位学识渊博、德高望重,为中华文化贡献一生之力,备受同一辈人佩服,小一辈人敬重的仁者智者走了。

林老,一路走好!到西天的仁山智水中去遨游吧。如果真有来世,我们来世再见。

我是在二十岁左右开始认识林老的。那时我在乡下教书,我大哥在《棉华日报》工作。每逢节日假日学校放假,我常到金边看看电影,买买书,征得报社同意,晚上就在报社的职工宿舍过夜,又安全又省钱。

常到报社"隆帮"(东南亚潮州话,在他人家免费吃饭或住宿的意思。)我慢慢地认识了我大哥的许多同事,特别是和他同一个办公室的编辑、记者、翻译、校对的同事,也就认识了林老。

那时的《棉华日报》虽外已经是日销万分以上、全柬数一数二的中文报,但报社仍坚持勤俭办事,租了一间普通的商业排屋作社址,屋也奧伦街17号,大约是4.5米宽,30米长,四层半,楼下前座是营业部,接待要登广告、订报纸的客户,后座安放印刷机;二楼前座是编辑部大办公室,后座排字房;三楼是宿舍,四楼前半一小间是副刊编辑室,后半座加蓋锌板顶,作为乒乓球室。连一楼楼梯转角较为宽敞处也放了一张小小小木枱,给负责刻字的师傅工作。

因此编辑、记者、翻译、校对和记录新闻员十几个人的办公枱,个挨个排成面对面的两长排,"亲密无间"。总编辑也不例外,没有独立的办公室,只不过他要看的文稿较多,整张报纸的初稿和大夹小夹的原稿,办公枱需要比别人的大。

林老是一个多做事少说话的人,没有必要的事,他很少开口,开口了也是低声细语。不过,有需要的时候,他能娓娓而谈。后来他到民生中学任校委副主任 ,如果学校周会是他上台讲话,学生很喜欢听。

林老比我大十二岁,他关心我有如关心亲弟弟。他的无言的关心使我永远难忘。

我父母亲都是教书人,家里生活条件不好,我先天不足,又出生在战乱年代,身体十分虚弱,迫于生活,我十五岁就开始工作,当起"小先生"进而"小校长"。受父母薰陶,我十分注重自学。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得到学生和他们的家长的肯定。但是我的身体却越来越差。1963车,我病倒了。我患了浸润型肺结核,还加上眼睛不适,视力模糊。

我的病态林老注意到了。他找我了解情况,然后他说:"学校要放假了,下个学年你辞去乡下的工作,到金边来,方便医治身体,好不好?"

"当然好,但我去哪里找工作?"

"到报社来做个校对,工作不重,可以多休息,更可以随时去看医生。"

"好,好!"

校对的工作,我并不陌生。几年来,每到报社借宿,睡觉之前,我常到编辑部看他们工作,偶尔也当个"义工",对校对文稿的流程和一些专门符号有所了解,所以我完全有信心能做好这个工作。

就这样,大约是1963年7月,我辞去三号国道贡不半路速富市兴民学校的校长职,准备到金边工作。

我在速富五年整,五年之间看着许多学生慢慢长大,看着学校慢慢发展,我与学生、校友、家长、校董都建立了十分融洽的关系,要离开,彼此都依依不舍。

事情就是那么凑巧,我刚刚到了棉华,在职工宿舍中拥有一个属于我的床位,还未正式上班,却突然被通知要我换工作。

原来,民生中学大改组,要增强学校领导和师资力量,把校长制改为校委制,集体领导,同时还要多聘一些教师。民生校董会决定聘请林振寒为校委会副主任,林老应聘了。同时,他把我也拉到民生学校去。他对我说,现在,民生比棉华更需要人,又刚好有适合你的职位。

就这样,我到了民生学校。当时学校最高领导是校务委员会四人:校委主任林仲安,校委副主任兼训导主任林振寒,校务委员兼教务主任苏振明,校务委员兼事务主任洪睦民,洪同时是学校的立案校长。

学校领导给我的职位是中学班主任兼学校文书。除了班务,我每星期只需上十二节语文课,而且是二个平行班的各六节语文课,这样我可以减少了一半的备课工作。至于文书的工作,平时需要作会议记录,要写布告或者有什么较隆重的集会主席台背幕、标语迎宾横幅之类并不太多,只有每年学年结束要填写几百张毕业证书时要忙几天。那时候还没有电脑,毕业证书要用毛笔字端端正正的填写。

我在民生学校教了两年,住校,学校环境很好,学校又安排我住前区一间通风很好的房间,我毎星期去看病,天天打针,身体恢复很快,不到一年,医生就说,你好了。以后注意保养,每年检查身体一次就可以了。我想,如果我还呆在乡下,我的体康不会恢复得这么怏,这都要感谢林老。我也还要感谢住校的几位女同事,她们长期帮我义务打针,使我省去天天上医院的麻烦。

六七十年代是柬埔寨华文教育和文化事业发展迅速的一个火热时期,民生学校也不例外,除了教学,还参加许多社会文体活动和建设工作,最重要的是参加新兴力量运动会开闭幕式团体操,参加毛泽东大道完工启用典礼的文艺表演,到金边奥林匹克体育村工地和暹粒机场工地担任中国专家的翻译工作。

我在民生,工作愉快,学校有经验的同事多,我和他们相处得很好,受益匪浅。本以为就一直干下去,没想到我曾经工作过五年的速富兴民学校的校董来找我,说那里更需要我,民生几位校委叫我自己考虑决定,我感于速富人的诚意,也就割舍民生的好职位,回去当我的"小校长"去了。

Olympia   website